笔趣阁

第一百零九章 郁闷的魏国斌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父母的样子,魏涵心中甭提有多郁闷了。

????魏涵有些无语的说道:“就算他们当官也是人啊,正常吃顿饭,看你们小心翼翼的样子,搞的我都没有胃口了!”

????李天舒笑道:“小涵,你还没胃口?刚才就数你吃的最凶了,我可是都看在眼里的啊!呵呵”

????魏涵有些不依的说道:“哪里有?哪里有?你们都顾着聊天,哪还能关注我啊?”,说话的语气颇有些幽怨,像是一个没有人关注的小孩一样,迫切的需要人注意她。

????李天舒笑道:“我可是一直在关注你啊!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我的火眼金睛!”,李天舒的话让魏涵小脸通红,不敢在接话了。魏国斌和陈婷直接无视李天舒这有些暧昧的话,如果李天舒当真是喜欢自己的女儿,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可是现在李天舒的表现,让他们愈发的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可能了。就冲人家面对市委副书记那气势,显然也不是普通家庭成长起来的。

????魏涵撅着小嘴,气哼哼的不知道自言自语什么,一旁的陈婷打着哈哈对着李天舒道:“无论如何今天咱们也要好好的感谢一下小李!国斌啊,我看刚才你们都没有吃,这么多菜不吃也浪费了,咱们好好的开吃吧!”

????魏国斌哪里有心思吃饭?自顾自的一个人坐在那开始喝起了闷酒。一时间气氛有些冷场,李天舒当真是无奈啊,自己这个老丈人到底是政治觉悟太低啊,人家袁部长就差没说你魏国斌肯定要起来了。

????李天舒道:“魏叔,今天请袁部长过来,可都是为了你啊!你咋还闷闷不乐呢?”

????魏国斌想说些什么,结果叹了一口气没有说出来,李天舒无奈继续道:“魏叔,袁部长都已经答应帮忙了,这可是喜事啊,咱们能不能高兴一些啊?你看,小涵都撅起嘴了!”

????一旁的魏涵看了看李天舒又看了看父母,有些害羞的说道:“哪有?”

????魏国斌一愣,傻乎乎的问道:“袁部长答应了?悄悄跟你说的?”

????李天舒摇摇头,不是当着大家的面说的吗?于是乎,李天舒就直接的解释了一番。这个老丈人还需要磨练啊!

????魏国斌突然把一口酒闷了下去,然后道:“他娘的,咋了说话这么多弯弯绕?我咋就没听出来呢?现在想想的确是这个意思啊!哎,瞧我这脑袋瓜子长的……”

????看着魏国斌重重的拍了一下脑袋,李天舒笑道:“这回魏叔你放心了吧?不过这件事情还没有定下来,还是不要声张的好!咱们就闷声大发财吧!”

????魏国斌一扫阴霾,喜滋滋的开始和李天舒碰杯了。一旁的魏涵又有意见了,“爸,你们别喝那么多,到时候又要我妈和我抬你回去!”

????魏国斌哈哈一笑:“我就躺在这里,我也乐意啊!”,的确魏国斌憋屈了那么多年,没有想到今天的一个意外,居然引申出这么多的事情,这人生实在是看不懂啊!

????一旁的陈婷也是抹了抹眼泪,闪烁着激动的泪花,自己的丈夫这几年来虽然表面山一如既往,实际上内心中的痛苦也只有她这个做妻子的才能明白。

????现在看到自己的丈夫这样的高兴,她心中也是异常的高兴。虽然她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丈夫突然会有这样的机遇,但是事情发生了,无论是什么原因,结果是非常的美好的。

????陈婷现在看着李天舒感觉越来越顺眼,都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果真是这个理。

????李天舒现在心中喜滋滋的,解决了老丈人家的难题,至少让自己的未来老婆能够在更加舒适的环境中成长起来了。只要魏涵能够开心快乐,这点事情李天舒自然是乐意做的。

????而且今天虽然欠下了齐子轩和袁月红一个人情,但是李天舒认为完全是值得的,甚至李天舒还想着动用张少伟、王群等人的关系,不过没有想到最后什么也没有用到。

????魏涵看着父亲开心的模样,又看了看李天舒侃侃而谈的样子,芳心也是一动。一个男人在什么时候才是最有魅力的时候,应该是做事的时候。李天舒刚刚在那边解释,一本正经,让魏涵看着感觉有异样的感觉。

????一个女孩正在慢慢的向着李天舒展开怀抱,实际上现在的魏涵非常的单纯,这种异姓的吸引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看着什么事情都懂的李天舒,魏涵甚至觉得李天舒有些无所不能。

????虽然魏涵看不惯自己父母亲对于袁月红夫妇那种低三下四的态度,但是魏涵也是知道自己父亲经常不开心是因为什么?身在这个圈子中,如果一点点都不知道,那岂不是白混了?

????魏涵看着李天舒的眼神有感动、有感激、有爱慕、有失落。如果看着李天舒一如既往的对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甚至魏涵明显的可以感觉到李天舒那种*裸的目光,不知道为何,魏涵每次看到李天舒那种目光,都有闪躲。

????李天舒看着魏涵的目光,当然是表达的意味很明显了,哥喜欢你了,哥爱上你了!魏涵吃不消也是正常的,李天舒反正现在也没有任何的顾忌了。不过现在让李天舒表白,李天舒觉得时机还是很补成熟的。

????这种感觉好像就是你帮人家做一件事情,就要人家以身相许的那种感觉,李天舒觉得这样是对魏涵的一种伤害。他现在又怎么能够忍心去伤害魏涵呢?

????魏国斌一家和李天舒兴高采烈的喝着酒聊着天,魏国斌这个开心啊,多少年了,终于要熬出头了。不过魏国斌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些隐隐的担忧,不过这种担忧自然不会再表现出来了,否则就把李天舒得罪狠了。

????实际上魏国斌的担忧就是一种普遍的患得患失的心态,就是怕袁月红这件事情没有把握,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

????招待所门外,很多县委县政斧的人看到袁月红居然来参加别人的宴会,都是好奇的问了问谁请的客?

????这不问不打紧,一问大家都诧异了。居然是党史办的副主任魏国斌,这事情实在是太多的诡异了一些吧?至于李天舒直接被选择姓的忽视了,以来也没有人认识李天舒,二来李天舒太过年轻了一些。

????“居然是魏国斌副主任请的袁部长,不是说袁部长从不参加别人的私人宴请吗?怎么今天?”

????“这个谁知道啊?不过这件事情实在没有办法解释啊!”

????“是啊是啊,如果魏国斌当真和袁部长的关系不错的话,也不至于在党史办呆这么长时间吧?要知道袁部长来这边也快一年了啊!如果要调动的话,魏国斌早就调动了,还至于等到现在?”

????“听说魏国斌当年也是点背啊,如果不是他请的人出事了,恐怕现在至少是个党政办主任了吧?难不成他要时来运转了?”

????“看来咱们以后要对魏国斌客气一些了,没有想到这老小子隐藏的这么深,如果不是今天偶然发现,恐怕咱们还要被他蒙在鼓里呢啊!”

????“我跟你们说啊,看见刚才和袁部长一起的那个男的了嘛?那是咱们连州市的市委副书记,袁部长的老公齐子轩副书记啊!我有一回到市里开会,远处看见过齐书记讲话的!”

????“当真?难不成魏国斌居然还和齐书记有关系?要真是这样的话,那魏国斌当真是要鱼跃龙门了啊!”

????“自然是真的了,袁部长什么时候对男人假以辞色过?这么光明正大的场合,也只有齐书记了,早知道我就和魏国斌打好关系了,今天也能去敬一杯酒啊!哎……”

????“切,早干嘛去了?魏国斌同志一直都是兢兢业业的,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我作为组织部的人,我相信我的眼光,明天我就打个报告,我认为咱们组织部就是挖掘人才的地方,像魏国斌这样的同志就是要给他加加担子!”

????众人听着组织部的这个哥们的话都是一阵鄙视,不过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形势比人强啊!

????一时间魏国斌宴请袁部长和齐书记的流言不胫而走,在整个东海县都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过这件事情还在喝酒中的魏国斌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现在的他还沉浸在喜悦与忧伤之间呢。

????在最后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魏国斌都不会怀着绝对的喜悦之情的。但是魏国斌不知道的是,就因为他今天的这一顿饭,底下人已经开始猜测领导意图,根本不需要袁月红多费什么事情,魏国斌换一个岗位的曰子已经不远了。

????华夏的官场就是有这样的特点,急领导之所急,想领导之所想!这些人挖空心思的想着如何的拍袁月红的马屁,现在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放在这边,如果他们不去拍,恐怕他们自己都不会甘心吧?

????所以魏国斌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李天舒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很多东西不是说两句,魏国斌就能明白的,既然要换一个新的岗位了,这个时候自然有很多的东西需要他自己去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