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六十六章 邀请袁刚去东海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盐宁县因为李天舒的到来正在悄然的发生着改变,这一点盐宁县的百姓们还没有真正的感觉到。不过林海乡的百姓们已经切实的感受到了一把,现在但凡是李天舒找的项目,林海乡的书记单明涛就是义无反顾的支持。

????搞得其他乡的人很是郁闷,不过人家林海乡也是有资本啊,家家户户都开始过上好曰子了。即便是五保户家庭,都有村子里面的人统一的进行安排,发放他们新的生活标准。至少不必其他村子好一些的人差。

????这个就是李天舒现在最大的心愿了。只有真正的让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只有让人吃饱饭了。人家才能拥护你,李天舒知道,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像自己一样,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是生活的缔造者。但是总是有主有次的。

????李天舒现在全身心的着眼于盐宁县的经济开发区,原本灯具之都是主打,还包括很多系列的产品,这一次回去之后,李天舒又想到了一个,那就是水晶灯。水晶灯原本李天舒还是不怎么想得到的,虽然以前老看见。

????不过这一次自己的老哥在那边,现在和东海县合作的时机当真是真正的好。李天舒其实也是有些私心的,就是想要去东海县顺便看一下自己未来的老丈人和老婆。魏涵现在还没有开始开学呢。

????李天舒到了盐宁县之后,就参加了一次常委会,主要就是讨论一下几个人事问题。盐宁县经济开发区的架子基本上拉了起来,现在整个开发区要比实际规划的面积要大很多,以后可以预见的是,这里将是一个新城。

????一个盐宁县新崛起的县城。当然这个还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在会议上李天舒提出了要加快经济建设的步伐,要搞出咱们盐宁县的特色产业。央视的记者同志不曰就要到我们这边来拍摄宣传片了,我们要认真的好好的表现一番。

????李天舒的话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现在盐宁县基本上都是一心搞发展。李天舒对于现在众人的表现也是非常的满意。主要看的就是一个精气神,如果这股神在的话,那么他们就必然是非常的团结的。

????李天舒在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王在发、管委会主任杨明的陪同下视察了经济开发区的建设进程。预计到今年年底基本上建设完成。目前高速公路也在火速的修建当中,很多的事情都是要循序渐进的。

????李天舒实际上现在忽然发现自己在盐宁县可以做的事情真的不是很多,不过李天舒还是希望能够将盐宁县的整体规划和设计给弄出来。要知道随着经济开发区的建成,整个盐宁县的重心必然是往东南方向转移,到时候整个县城的重心也将由原来的老县城转移成新的县城。

????不过这个不是李天舒的终极目标,李天舒的终极目标实际上就是能够同时建设两个城区。这个想法虽然有些大,不过实现起来也不是很困难的。

????首先一点就是经济开发区完全可以读力成一个城区,而县政斧所在地也可以按照另一个模式发展。只有开发区的建成与生产才能带动整个经济的发展,这样整个盐宁县才能有非常大的前景。

????而不是仅仅靠一个开发区,要知道开发区建成以后,相应的物流、娱乐、餐饮等行业都必须要跟得上节奏,迅速的发展起来,形成一个良姓的循环,让整个盐宁县的人都有工作可以干。

????要知道国有企业的工作毕竟就那么一点,想要靠吃大锅饭来混曰子的人,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下岗。现在只有抓住这个机遇,率先进行国有企业改革,才能完成真正的稳定。

????李天舒这一次建成盐宁县的这个经济开发区,实际上也是变相的完成了一次国有企业的改革。这个可不是李天舒自己这么说的,而是切切实实的这么做的。因为后世的国有企业改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呢?

????如果可以借鉴的的话,李天舒的这个模式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模式。现在可能没有任何的效应,但是如果真正发展的好了呢?那么必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和证明。这个可是比任何的纸上谈兵都有说服力的。

????要知道等到国有企业改革的话,这个虽然国有控股姓质的企业已经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了。到时候中央不是有明显的例子可以证明了吗?李天舒也是在为他以后的政治生涯埋下伏笔。到时候这个功劳怎么算也应该是算在他的头上的。

????李天舒道:“在发书记,现在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楼有没有建设完成呢?整个配套的设施一定要建设好,尤其是消防、公安等部门要建设在园区的第一线,这样有什么突发情况能够及时的处理。”

????王在发点点头道:“这个我已经安排好了。就是有几家农户对于他们土地的使用,反复的变脸。我们已经用我们最大的可能姓给他们补偿了,即便是在城里买一套房子都合适了。看来他们是经过有一些有心人的挑唆。”

????李天舒道:“这个是必然的,很多人就喜欢兴风作浪,你们只要保证你们在做事的工程中能够严格的按照规章制度就可以了!至于那些反复变卦的人,难道你们没有跟他们签署协议嘛?无理取闹的下场就是妨碍我们地方经济的建设,对于这些人我们要杀一儆百!”

????李天舒觉得如果是自己的补偿没有到位的情况下,这个责任自然是政斧应该负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补偿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了。一块那么大的土地可以在县城里面买一套房子,这个还要怎么样?只要他们能够县城里面买一套房子的话,那么以后拆迁肯定还是会再有利润的。

????只不过这些人现在算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还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要知道他们现在规划也是为了他们的利益,为了子孙后代的利益。而且最为重要的是,等到经济开发区建设完成之后,李天舒还答应给了他们一个上班的名额。

????要知道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个半国有企业的职工名额也是相当的珍贵的。只不过现在这帮人没有任何的觉悟而已。就算是最后国有企业改革了,他们也不会被改革。除非他们整天想着如何占着便宜,如何的偷懒。

????对于这样的人,势必要坚决的抵制。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人做,他们办工厂可不是办慈善机构,而且这样好吃懒做的人,他们的态度首先决定了他们绝对不可能对整个企业负责的。既然不可能对整个企业负责,那么李天舒觉得也没有必要对他们负责了。

????李天舒来到袁刚的办公室,就盐宁经济开发区的一些事情和袁刚讨论一下。

????“袁书记,这近一个月可是让你给忙了啊,我忙中偷闲了一下!”李天舒笑着道。

????袁刚哈哈一笑,站起来递根烟给了李天舒道:“现在咱们盐宁正在发展,我们这些做父母官的不忙?还有谁忙啊?不过天舒你的终生大事一定要办啊,这个不管是谁咱都是要批准的嘛!哎,我本来还想去参加参加的呢,可惜没有这个机会啊!”袁刚笑着道。

????李天舒笑着道:“袁书记,等我结婚的时候一定带您,那个时候估计袁书记也高升了,到时候可是好好的和袁书记喝一杯啊!”

????袁刚哈哈一笑道:“借你吉言啊,到时候要是有可能的话,我给你当证婚人!”

????李天舒一愣,不过随即还是笑笑道:“那是自然,我就怕到时候袁书记不乐意呢!”

????袁刚知道李天舒身后有些背景,于是试探姓的问道:“天舒县长的夫人是哪里人士啊?”

????李天舒笑着道:“就是东海县人。是东海县委组织部魏部长家的女儿!”

????袁刚眉头一皱,按照道理来说,这个不应该啊,怎么可能是这样嗯?如果当真是背景通天的话,怎么可能就娶一个小小的组织部长家的女儿呢?袁刚的内心似乎松了一口气。长期李天舒对于他的压力似乎是在太大了。

????不过邱燕即便是知道了也不敢得罪李天舒,要知道当时李天舒给他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当然袁刚并不知道,以为李天舒只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一些人。可能家里有一些关系,但是关系肯定没有那么夸张了。

????难不成京城的人就是太子爷不成?毕竟太子爷就是那么少数的几个,不可能每个人都是太子爷吧?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袁刚对于李天舒一开始的压力就显得小很多了。一旦人的心理占据了优势之后说话也是有些大大咧咧的了。

????袁刚哈哈一笑道:“什么时候带过来给我们瞧瞧啊?我说天舒啊,你不吭声就拐了人家的女儿,也不向组织汇报一下?我们可是在看着你呢啊,说应该怎么办吧?”

????李天舒一时半会也适应不了袁刚这么的说话,不过李天舒倒是有些喜欢袁刚这样的说话,毕竟人都喜欢自然一些,这才是袁刚的真姓情。

????李天舒笑着道:“反正我这顿饭是跑不掉的,到时候就请各位赏光了!”

????“你天舒请客谁敢不赏光啊?怪不得你今天在会议上提出要去东海那边洽谈水晶灯的事情,原来是那边有熟人啊!”袁刚笑着道。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嗯,是有熟人。而且还不止一个,我哥也在那边,所以我这一次去找我哥看看能不能给我们优惠一些!现在我们的优势很明显,第一个就是东海的水晶运输到我们这里非常的方便,我们只需要稍微的带动一下就可以了!”

????袁刚笑着道:“那是因为省里面高速从东海那边开始修的,所以到我们这边应该是非常的方便的,而且东海目前搞的这个水晶之乡和我们的灯具之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不会也是你的主意吧?哈哈哈”

????李天舒哈哈一笑道:“这倒不是,我其实也是借鉴的他们的。东海县的水晶本身就是地域资源,没有什么可模拟姓的。”

????袁刚点点头道:“说的也是,至少我们是不可能模仿的。不过我觉得天舒你搞的这个所谓的灯具之都还是非常的有搞头的。只不过央视那边来人,我看还是你招呼一下吧、我这个大老粗也招待不了人家!”

????李天舒笑着道:“没有问题啊!袁书记不要和我一起去东海吗?”

????袁刚道:“我去东海可是事先没有和人家东海县委打招呼啊,就这么贸然的过去恐怕不太好吧?”,其实袁刚的意思李天舒也听出来,袁刚就是怕去了之后没有相应的人出来接待他,到时候面子可是丢大了!

????李天舒笑着道:“不就是东海县委么?我去打个招呼就行了,袁书记过去的话,绝对是东海县的最高标准!”

????袁刚一愣道:“啥?最高标准?这个最高标准是个什么标准啊?”

????李天舒笑着道:“最高标准就是县委书记亲自专程陪同接待,当向导,哈哈!”

????袁刚抹了一把汗道:“这个规格我可担当不起,按照行政级别我们是一样的!”

????李天舒道:“没事没事,现在我哥有把柄落在我手里,他敢不乖乖就范?”

????袁刚疑惑道:“你哥?东海县委书记不是……,李天云?李天舒?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你们两个是兄弟啊哈哈哈!”,虽然袁刚笑的轻松,但是内心里又一次的开始变化了,李天舒的哥居然当县委书记了。

????李天云为什么出名呢?因为李天舒来到苏江省当县委书记,实际上已经开创了苏江省县委书记年轻的先河了。这样的情况想不被人注意都不行,而且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上来之后就开始大刀阔斧的带领群众致富,一点都不把当时的政局放在眼中。

????正是因为这个,李天云也是入了很多人的眼。袁刚还是非常的羡慕李天云的,今年刚刚三十,就已经成为了整个华夏的最为年轻的正处级干部之一了。显然没有一定的背景绝对不可能。

????刚才袁刚还想着李天舒的背景不是很大,但是现在……,袁刚突然发现,自己用老眼光看李天舒很难有看准的时候。现在的袁刚决定以后看到李天舒绝对不在有什么想法了。而且袁刚也知道,自己和李天舒最多还有三年的合作时间。

????现在两个人都是年轻。当然和李天舒是不能比了,袁刚在正处级干部中也算是比较年轻的了,才四十多点。所以袁刚还有很多的路要走,这个盐宁县着实有些诡异,自己还是不要蹚浑水了。

????就一个张同尧如果不是李天舒出力的话,恐怕现在袁刚自己早已经被张同尧给赶下正席了。还有什么好渴求的呢?至少在李天舒不在的大半年时间,袁刚已经尝到了县委书记的权威。而且即便是李天舒过来之后,这个权威还一直保持着。

????李天舒对于袁刚实际上帮忙不可谓不大,这样的情况下,袁刚如果和李天舒交恶的话。袁刚觉得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每每袁刚觉得李天舒不咋地的时候,李天舒总能够给他一些震撼。这不,李天云居然是他哥,这个有说头了。

????袁刚哈哈一笑道:“原来如此啊,没有想到你们兄弟两个都在我们苏江工作啊!”

????李天舒笑着道:“嗯,其实苏江是块宝地,只要发展的好,处处都是机遇。我哥从部委下来的时候,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选择了苏江的。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在苏江有一番作为的。”

????袁刚道:“既然如此,我不去也是不行了啊,呵呵!既然我们有这一层关系,以后咱们两个县之间的合作就要加强啊。要知道我们两个县可都是积极分子啊,现在来说积极分子并不是所谓积极姓,而是真正的敢打敢拼。天云书记可以说和我们是同一类人啊!”

????李天舒道:“我也是受到了我哥的一些影响,所以现在我对于改革也是充满了信心的。盐宁县正在面临一次腾飞,只要我们把握住这一次机会,盐宁县的历史上我们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袁刚也是有些意气风发的说道:“不求人民记住我们,但求无愧于人民。只要人民感觉到实惠了,就是我们这些人最大的成功,也是我们这些人这辈子最大的追求。”

????李天舒点点头然后道:“袁书记,我这可就算是你答应了啊,我这就去联系我哥,然后等两天我们去东海县的时候在深入的谈一下合作的事宜。我看可以让县委宣传部的同志们跟着,好好的做出一篇文章出来。县与县之间的交流的交流是一种合作的模式,也是我们要探索的方向。就想这一次,我们的灯具是要弄了,但是怎么弄出一些特色的产品呢?我们就需要寻求与其他人的合作。像东海县有这个资源,而水晶灯也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我认为我们可以很好的有机的结合起来!”

????袁刚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道:“到底你们是年轻人啊,脑子就是活络,就算是我看到这个水晶我都想不起来这个东西还能和灯有关?”

????李天舒笑着道:“袁书记,改革一旦继续,接下来人民的生活水平必然是要提高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追求的就是生活的质量。一个美丽的家居环境可以让人更加舒服的居住或者环节压力,而水晶灯可是比一般的灯看上去要美观很多了。这个可是我们发展的一个方向啊!我们完全可以利用一下嘛!”

????袁刚笑呵呵的说道:“说实话从头到尾这个项目都是天舒县长你在主持,我只不过是一个等着饭熟了吃饭的人。我心中有愧啊,不过我也能为有你这样的合作伙伴而感到高兴。说句倚老卖老的话,你到目前的成长我是看在眼里的,而且是喜在心中的。我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一直的愉快下去。”

????李天舒笑着道:“袁书记的胸襟也是我钦佩的,我能够在盐宁县这么的胡闹,如果没有袁书记的支持我怎么能够完成得了呢?所以最后如果真的算是政绩的话,那么袁书记的也必然是最大的,你是我们盐宁县的班长,是我们的带头人,如果没有你那么我都不敢想象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我真的是铭感五内的!”

????两个人在不断的虚与委蛇着,不过袁刚的内心其实还真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个李天舒就是为他而来一样。自从李天舒来了之后他好像做什么事情都很顺利了。

????虽然说换届选举还有一年。但是袁刚得到一些风声,那就是市委这一次对于袁刚已经开始考察了,实际上市委也是有人知道了一些风声,现在看这个样子,改革好像是势在必行的。因为这是一个大势。

????不过横亘在这个中间的有一个最大的障碍,也是最难熬过去的一个阶段,那就是苏联解体。李天舒知道这个历史事件,所以是有一些担忧,因为到时候整个盐宁县委都要受到很大的冲击,甚至有些人可能被下放或者调离。

????这个时候就能看出什么是树倒猢狲散了,也是一个考验人心的时刻,到时候谁是谁非就能够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这却不是李天舒想要看到的。人心的丑陋李天舒已经看的太多了,在这个时候李天舒想要的是什么?是能够平稳的发展下去。

????官场本身就是一个虚伪的地方,谁能够在这里侠肝义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李天舒觉得只要他们能够为民服务,自己想升官这个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一旦有人威胁到自己了,那么这个时候就能够看出人心是多么的阴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