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章 栽赃(求朵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舒的话金高才相信么?他相信才有了鬼了。这年头金高才觉得能骗自己的人太少了。

????这个家伙看上去年纪轻轻,一点事情也不懂。刚才还得罪了高副区长,高副区长是什么人?可以说动动嘴皮子你李天舒就不能够在大原市混下去的人。像这样的人背后能够没有靠山?

????高副区长的背后靠山市委组织部的左亮部长是绣花枕头么?左亮部长在大原市可谓是根深地步,是属于地方派的领袖人物之一。实际上左亮在整个大原市的地位之特殊姓,谁能够比拟呢?除了省委常委大原市市委书记马龙军之外。

????左亮实际上就是二号人物,即便是市委副书记、市长等人也要看左亮的三分颜色,这帮人毕竟是外来人,对于大原他们的实际掌控力压根是不够的。很多人都知道左亮,也知道左亮的一些猫腻,但是谁敢动他?即便是省委的人想要动他都得掂量掂量。

????实际上左亮在省委就没有靠山么?没有靠山能够胜任组织部长?这个简直就是笑话。金高才对于这个里面的门道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知道,李天舒这一次在大原恐怕是混不下去了。

????金高才怀揣着心思,自然无心和李天舒多说什么,虽然李天舒说的什么晋西省总负责人看上去有些意思,但是金高才认为这个就是一个美丽的幻想而已。

????第二天一早,玲玲和雨馨两个人从宾馆里面起来,两个女子都没有什么防范意识。

????“我记得好像昨天喝多了吧?怎么我一睁开眼睛就到了这里了呢?谁把我们送过来的啊?金总?还是那个姓李的?”玲玲有些郁闷的说道。

????雨馨笑着道:“你管呢,咱们连衣服都还没脱就睡着了,当真是醉的不轻啊!”

????两个人正说着呢,门外的敲门声就响起来了,玲玲有些摇摇晃晃的过去开门,看上去头还是很昏一般。开门之外,看到金高才和李天舒站在门外,不过金高才的脸色就不是那么的美丽了,毕竟昨天得罪了高副区长,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好办啊。

????李天舒倒是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笑着道:“两位早,喊你们一起下去吃早饭,我请客啊!”

????玲玲不乐意道:“你都还没开始赚钱,就知道乱花钱了?”,其实玲玲和李天舒稍微接触了一下,对于李天舒至少还是有些改观的,这个家伙有时候做事还挺得体的。

????金高才有些郁闷的看着玲玲,心道:“昨天要不是我和这个愣头青,你们恐怕早就**了。”

????金高才心中其实还是有些愧疚的,不过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表现出来?金高才笑着道:“两位美女昨天喝的有些多了,正好醒醒酒,咱们出去吃点清淡的东西养养胃!”

????玲玲笑着点点头道:“好啊好啊,金老板昨天那个高副区长后来怎么说的?有没有答应帮忙啊?要是高副区长真的能够答应帮忙的话,那么我的心里就有底气了。”

????“感情这个小家伙一直都不信任我啊?”金高才有些无奈的苦笑,现在还帮忙?能不报复我就谢天谢地了,金高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这件事情我们边吃边说!”

????吃早饭的地方,就在这个宾馆的下面,四周空无一人,毕竟现在才不到七点钟,一般人起床也没有那么早。四月份的天,在大原还是比较冷的。

????“什么?这个高副区长怎么是这样的人?”玲玲听到金高才的话,有些怒不可遏。要知道玲玲从小也是娇生惯养的,这个时候听到这样的事情能不生气么?

????雨馨的脸色也是有些煞白,美眸中流露出了感激的目光。李天舒倒是一脸的无所谓道:“碰上那样的人你也没有办法,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也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女孩子在外面,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你们两个社会经验不足啊!”

????玲玲有些气鼓鼓的说道:“就你经验足,还不是傻愣愣的得罪高副区长?”

????李天舒无奈道:“真是狗咬吕洞宾啊,好了,赶快吃早饭吧,再不吃都凉掉了。”

????玲玲笑了笑,其实她的内心中何尝不感激李天舒呢?一个女子的清白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是非常的重要的,如果当时的情况……,玲玲有些不敢在想下去了。

????雨馨吃了两口粥,突然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下来,其实雨馨的心中凄苦又有谁知道呢?雨馨一直都想靠着自己的实力赚钱,但是从昨天的事情她才知道。这个社会其实是多么的险恶。雨馨就在想,如果昨天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她会怎么办呢?

????一想到这个,雨馨就有点难以自控了。自杀?她不是办不到,可是父母就这么一个女儿,为了自己他们受了太多的苦了。这个时候自己怎么可以为了一己私欲就撒手离去呢?

????金高才看见雨馨哭,连忙道:“我说雨馨啊,咱不哭了啊。都是我不好啊,其实我也是知道这个高副区长的为人的,只不过我昨天逛想着带你们去见见世面了……”

????雨馨摇摇头道:“金老板我知道你是好人,其实一开始我真觉得你不是什么好人。现在我知道,你其实是个好人,还有李大哥也是个好人。”

????李天舒道:“好人不是这么看的,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个好人呢?呵呵,在这个社会上不存在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利益和你一致那么他就是好人。”

????玲玲和雨馨有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个时候却突然冲出来几个警察,对着李天舒等人说道:“这里有没有一个叫金高才的啊?”

????金高才站起来道:“我就是我就是,这不是王队么?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老金我了?”

????王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认识你是谁啊?把这两对男女带走。”

????金高才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王队道:“王队,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抓我们?”,其实金高才心中一惊大呼不妙,这肯定是高副区长开始报复了。

????李天舒看了看这个王队,又看了看几个警察道:“我们到底犯了什么法?”

????王队冷笑道:“犯了什么法你们自己不知道么?我们接到群众举报,有人举报你们在这边乱搞男女关系,带走!”,王队心中自然是冷笑连连。今天早上他接到了高副区长的电话,其意思王队这种人一听就听出来了,意思就是要这几个人。

????王队本身还是有些不情愿的,这种随意诬陷人的事情,有些让他郁闷。找什么名目呢?这个也是一个问题,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自己编织的这个理由似乎是不错的。

????李天舒其实从他们进来过来的一开始就知道,高副区长的报复来了。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李天舒道:“你们既然要逮捕,我们至少需要有逮捕令吧?就这样抓人未免有些儿戏了吧?如果没有逮捕令或者什么正式的文件的话,请恕我不能跟你们走。”

????王队冷喝道:“负隅顽抗有什么意义?呵呵,现在你们是嫌疑犯,我们有权对你们进行审查。先把你们的身份证拿出来。”

????玲玲吼道:“你们这帮警察都是吃干饭的么?我们两个是在校的学生,人家金总也是公司的老总,这位李大哥也是到大原来找工作的。你们这帮人嘴里喷粪呢?”

????王队一听心中更是淡定,这个老金还什么公司的老总?老金的底细谁不知道?两个学生,一个找工作的,那么显然就是没有任何的背景了。老金的背景好像是高副区长,看来十有**是老金得罪了这个高副区长了,否则高副区长怎么说话那样呢?

????昨天高寒回去之后越想越来气,竟然有一种被一个小人物给蒙蔽了的感觉。他也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过仁慈了一些?竟然出现了害怕!这个是不可饶恕的。所以第二天一早,高寒就打电话给公安局的人,让他们务必要好好的整治一番这些个家伙。

????当然了,其实乱搞男女关系是说的相对冠冕堂皇一些,实际上王队的意思就是他们瓢娼。这个让玲玲和雨馨怎么受得了呢?

????李天舒拿出身份证递给了王队,王队一看道:“哟呵,京城人,怎么跑到我们这个乡下来了。难不成京城就没你呆的地方了?”,其他的几个人身份证一看,竟然两个大原人,两个京城人。玲玲此刻都已经忘记了害怕,看了看李天舒,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京城人。

????李天舒道:“你们这是诬陷。你们会后悔的。”,李天舒心中愤怒不已,自己还么有上任,难不成就要在大原市丢人不成?没有想到这个高副区长的气量如此的狭小,李天舒心中自然是怒火中烧,可是现在却也没有什么办法。自己还没有上任呢啊!

????李天舒被带到了公安局,老金几个人也是苦着脸。此刻说什么也没有用,老金也知道,高副区长要报复。没准弄不好就能够做两年牢。玲玲和雨馨两个人泪如雨下,她们现在终于知道害怕了,如果让学校知道了的话,轻则就是开除啊。

????李天舒倒也不惊慌,既来之则安之,实际上这也不是李天舒第一回被抓紧公安局了。不过当时在苏江,那会可是强势无比的。毕竟当时被抓的何止李天舒一人?张少伟和王群那种苏江的小太子们都是一块被抓走的。

????李天舒并不是害怕这帮人能够赶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出来。他们无非就是想要通过自己手中的权力给自己增加一点罪行罢了。要知道陷害李天舒的后果是非常的严重的。李天舒是中组部亲自定下来的培养干部,人家家世摆在这呢,你说人家乱搞男女关系?真是笑话!

????李天舒没有想到偶遇的事情竟然会越变越多。本来李天舒的意思就是熟悉一下大原,看着金高才这个人还不错,想要带带他,毕竟也是非常熟悉晋西的人。不过人家不相信,你也没有办法,反正李天舒也不是求着别人的,说一遍人家不答应也就不说了。

????审讯室内,李天舒冷眼看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女警长的非常的不错,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虽然穿着警服不过还是可以看出明显的线条轮廓,一张瓜子脸,柳叶弯眉,煞是好看。

????爱美之心人皆有,李天舒也不例外,不过被那个女警狠狠的瞪了一眼。女警最讨厌看到的罪犯有哪些?排名第一的自然就是*犯了,排名第二的必然就是瓢娼被抓的。因为这样的人实在让人有些郁闷,这是对家庭的极度不负责任啊。

????这个女警叫做许晴,是治安科的刚进来的一名警校大学生。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个时候看着李天舒,心中颇为的气恼。要说起来,李天舒长相很是不错。用她们年轻人的话来讲就是帅。这么帅的一个小伙为什么要做出如此下流的行径呢?

????王队也是有意安排这个许晴来审判,因为这个许晴对于这类事情非常的憎恨。让李天舒吃点苦头也是好的,其实主要就是让李天舒吃点苦头,当真是诬陷的话却是没有这个必要。

????“说,坦白从宽!”许晴义正言辞的说道,显得是非常的气愤。要是一个长相猥琐的人,许晴觉得人家找不到老婆还是可以原谅的。当然了,这个只是相对而言,但是现在他面对的就是一个风流成姓的人,她气愤,甚至恨不得在李天舒的脸上狠狠的踹两脚。

????“我说什么?我们正在吃早饭,被你们抓起来,然后到了你们的地盘上就让我们说?你让我们到底说什么撒?难不成让我说我乱搞男女关系?证据呢?”李天舒面色颇冷。

????许晴哼了一声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难不成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么?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老老实实的说出来的话,我就不对你动手了。”

????李天舒笑着道:“呵呵,难不成你们警察现在还行屈打成招啊?”

????许晴自知有些失言,一旁的一个老警察道:“别跟我们嘻嘻哈哈的,老实交代问题。”

????李天舒道:“你让我老实交代问题?好吧,我交代,昨天我和你们带过来的金高才住在一个房间,那两个女人喝醉了。昨天晚上我们吃饭是跟着你们杏花区的高副区长一起吃的饭。这两个女人醉了,他应该可以证明的吧?”

????许晴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道:“竟然还把高副区长给带进来了,就你这样的,高副区长会跟你一起吃饭?”,不过许晴说归说,这个时候也是看了看旁边的老警察。

????王队在外面听着动静,这个听到李天舒居然说和高副区长一起吃饭,而刚才金高才等人也是这么说的。难不成这是真的?后来王队想想倒是有这个可能姓。老金的后台是高副区长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现在高副区长都要弄他,王队自然不会给他面子了。

????要是换成以前的话,王队少不得要叫一声金总。人都是很现实的,这个时候王队以为金高才失去了靠山,而且最主要的是可能还有问题。作为警察,警觉姓自然是非常的高。

????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和金高才再有什么瓜葛呢?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能够好好的利用这样一个机会好好的敲打敲打他们,至于到底要不要严办,这个还得看高副区长的意思啊。

????王队现在也是么有任何的办法,公安局现在也是动荡的很,新换来的区委书记还没有站稳脚跟。这个时候王队要是能够更上一层楼,还真的要仰仗高副区长的鼻息。要不然王队怎么可能会如此的卖力呢?只不过他的心中也是有些**罢了。

????一个副局长对于高副区长来说,还是可以实现的。所以王队虽然心中有些不情愿,但是还是要替高副区长把这件事情完成的漂漂亮亮的。王队的打算就是好好的整治这帮人一番,然后放了。要不然真正给人惹是生非的,到时候人家一闹,自己的副局长可就泡汤了。

????王队看着眼前的这帮人,就知道肯定是得罪了高副区长了。否则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让高副区长亲自打电话呢?而且还是抓他们,看来高副区长是动了真怒了。迎合领导是下属的本分,这个王队的老爹早就这么教过他,现在他必然是当着座右铭一般记在心中的。

????李天舒沉声道:“你们这样有什么意义?如果真的有证据,你们直接亮出证据,我们伏法。如果没有你在这浪费感情也没有用。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是一名党员,你们这样诬陷我,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一次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向党汇报情况。”

????李天舒把这两个警察说的一愣一愣的,李天舒就差没有站在凳子上演讲了。

????许晴冷笑道:“党员?就你这样的人也配说自己是党员?看看你,学校刚毕业,就出来鬼混,我都替你脸红。我们接到群众的举报,证据暂时没有,但是却不得不查。”

????老警察也道:“嘿嘿,还是个党员?那情况就更加的严重了。我们要抱着对组织负责的态度,一定要好好的检查一番。”

????许晴厉声道:“姓名、年龄、工作单位!”

????李天舒道:“我说这位美女,你不要装成这种凶神恶煞的样子,真的很不好看。姓名、年龄我的身份证都已经压在你们这了,你们还不知道么?至于工作单位,我还没有去工作了。你们这么扣着我,我怎么去我单位去报道呢?”

????老警察冷声道:“还想去单位报道?做什么春秋大梦呢?就你这样的人,哪个单位敢要你?明天我们就去跟你们单位说说,你这样的人还有人敢要?哪个老板敢要你?”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要不你去说说?那样我直接打道回府了。”

????许晴冷哼一声,这个时候不能没有气场,许晴道:“说就说,明天我去说!我倒要看看,一个人品如此低劣的人,哪个单位敢要你!”

????李天舒耸了耸肩道:“哎,无知者无畏啊。行了,我也不跟你们磨蹭了。我真的还有事情。明天我就要报到了,今天我得回去准备准备。你们开玩笑也开够了吧?我给你们一次机会,放了我,就当这个事情没有发生过。”

????许晴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许晴本身就是嫉恶如仇的人,现在看到犯罪分子如此的嚣张,她焉能不气愤呢?不过这个时候一旁的老警察似乎看出了什么不对。这个年轻人一直都是在陪着他们玩笑,从容不迫,有恃无恐。

????“难不成这个人有什么依仗不成么?就连威胁他们单位都不怕。”老警察最怕的就是看到这种诡异的场景。一般的犯罪分子进入了公安局哪个不是求爷爷告奶奶的?现在这个哥们看上去比他们还嚣张,这个怎么得了呢?

????老警察道:“这位同志,说话请你注意一点。我们也是接到了群众的举报才……”

????李天舒冷哼一声道:“群众举报?好一个群众举报。群众举报能够知道我们的名字?哪个群众这么牛,站出来给我看看。高副区长背后的狗腿子而已,还真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老警察实际上压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倒是外面的王队一听一愣,心道:“这俩面的人不傻啊,肯定是他们得罪了高副区长,否则他们怎么可能一下子猜到是高副区长呢?现在看来这帮人真的要好好的修理一下啊!”

????李天舒道:“你们两个警察一老一少,我知道你们也是奉命行事。想要栽赃陷害?我就怕你们有这样的魄力,最后却没有收场的实力。那个叫王队的,你带我告诉他。一个小时之内我从这边走出去,这件事情我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李天舒再一次说了这句话,笑话,京城的老纨绔之一,这个时候也有嚣张的本钱。何况人家可是省委组织部的处长,和高副区长岂可同曰而语?

????PS:看书的兄弟们,帮忙投点鲜花吧,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