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四章 金高才出事(万字求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马文涛的心中已经是后悔到了极点。如果说今天早上看到个人和他一般大,那么他也可能怀疑是不是新来的处长什么的,就是因为李天舒的相貌实在是太过年轻了一些。

????以至于马文涛压根也没有怀疑这个是不是处长,其实当时马文涛看着李天舒如此嚣张的时候,还想着以后要是弄他的时候,看着这种不知好歹的人的嘴脸,还是非常的有快感的。

????不过此刻马文涛内心真是惴惴不安了,虽然说马文涛的后台也是很强硬。但是有一句话说的话,县官不如现管,这个念头人家可以决定你的命运的。

????比如李天舒要是不放马文涛走的话,那么马文涛绝对不可能被调走。毕竟人家是上级领导,尊重李天舒的意见是有必要的。当然你也可以无视李天舒这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可是要知道,你无视人家之后,别人会怎么想?别人对你只能是更加的防备。

????孙诚栋来了之后说了几句就走了,李天舒也说了几句,留给了众人更多的遐想空间。就连李天舒的住宿问题都还没有来得及安排呢,不过省委组织部里面,安排也不过是一个单人宿舍。毕竟是省委组织部,而不是一般的地方上。

????孙诚栋走在前面,后面人事处的林处长和李天舒两个人并排而立,站在孙诚栋的后面,很多组织部的人看着李天舒都是充满了好奇,现在孙诚栋则是带着李天舒去他们组织部真正的主场去逛一圈。这里只不过是组织部的一个脸面。

????其实在李天舒看来,组织部的这个设计看上去还是非常的合理,至少不需要办事的人,一下子要跑两个楼了。这个和当时自己引导吕发喜提出的行政服务中心是差不多的。只不过这个是一个偶然的想法,而行政服务中心可是一个很好的统筹的安排了。

????到了组织部这边,孙诚栋笑着道:“天舒啊,高部长今天要开常委会,等有空的时候咱们在和高部长见一面,你看怎么样?”

????李天舒也只能作罢,其实这一次过来本身就是要看看省委组织部的高部长的,不过现在既然不在,那么自己今天也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李天舒抬手看了看表,一看已经十一点多了,也就说道:“高部长,明天是星期六,我什么时候开始……”

????孙诚栋笑着道:“天舒同志的积极姓还是非常的高的嘛,呵呵!”

????一旁的林处长也是笑着道:“嗯,天舒同志虽然年轻了些,但是工作的态度可是没得说啊!”

????孙诚栋笑容可掬的点点头,一副领导风范的说道:“这样吧,星期一早上直接上任吧,至于你的组织关系什么的,我看小林你这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林处长连忙点头表示自己没有任何的问题,就不谈孙诚栋交代了,本身李天舒的职位也值得林处长好好的花上一番心思去和李天舒结交了。

????孙诚栋笑着道:“嗯,这样吧,小林你带着天舒同志去看一看,中午你安排一下,我中午还有个事情就不陪你们了!”,孙诚栋说完就离开了,毕竟是常务副部长,一来就请李天舒吃饭,也是没有这个道理的。

????而林处长就不同了,他们两个人是平级,而孙诚栋的意思很是明确,这个李天舒最好能够跟他们站在同一个战壕之中。

????组织部当然也是一个有争斗的地方,几个副部长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个时候李天舒的位置如此的重要,正好被孙诚栋碰上,孙诚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孙诚栋走后,林处长呵呵一笑道:“正式认识一下,人事处林军。”

????“干部二处,李天舒,呵呵,林处长您有事就去忙吧,我今天中午正好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是一个朋友的事情。”李天舒解释了一下,否则人家要喊你吃饭什么的,没有理由拒绝。李天舒这个时候说出来,就是提前给林军打个预防针。

????林军笑着道:“李处长,有事你就去忙,你刚来晋西也没什么熟人,要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打这个电话!”,说着林军拿出一个名片递给了李天舒。

????李天舒笑着道:“要是真有什么事情,少不得要麻烦林处长的,那我就先走?”

????林军笑着点点头道:“有事你就去忙,我这边正好也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林军说了套托词,不过要是李天舒请他帮忙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成功的把握就大了很多了。

????李天舒离开了省委组织部,到了昨天他们吃饭的酒店那边,反正他也要吃饭,顺便在那边等等电话,看看金高才他们到底怎么样了?如果他们回来了的话,那就最好了。

????不过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李天舒也不得不出面解决的,所以李天舒才急匆匆的赶过来。

????十二点很快过了,可是李天舒没有想到的是,十二点刚过,那边的电话就响起来了。李天舒心中的感觉不是很好,难不成真的是出事了?

????果不其然,那边的服务员道:“这边有没有一个叫李天舒的同志?电话有人找!”

????李天舒急忙走过去,接起电话道:“喂,我是李天舒!”

????“李大哥,你赶快过来一趟吧?我们这边出事了,金老板被人扣下来了。”玲玲在电话中的语气非常的急切,在旁边还听到雨馨的哭泣声。

????李天舒深呼吸一口气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先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玲玲这才慢慢的说出了事情,原来雨馨的父母在一个私人的矿井干活。这个矿井是大原北部的一个区叫做武广区,这个矿主是和当地的一个黑社会有牵连。可以说每招募一个人,就是有一个人在替他卖命赚钱,比起每个月的工资来说的话,这帮人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地位。

????雨馨看到自己的父母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她的父母已经是佝偻不已,看上去极为的苍老。这才几年的功夫?也就两年多一点的时间,就将人变成了这样。

????雨馨当时就央求金高才赎人,金高才当然答应了。可是没有想到这才干了两年多,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要十万块一个人。

????十万块啊,这个天文数字让雨馨和金高才都是望而却步,金高才这一次可是带了一个五万块的存折本子过来的。

????没有想到存折本子被这帮人抢了,人也给扣下来了。他们的意思就是要凑个了钱在过来赎人。金高才那个郁闷,在那和人家吹嘘了半天,说自己认识谁认识谁,可是这帮人却不理金高才。

????其实金高才混的时候,认识是认识点人,可是除了偶然机会认识的高副区长,不过他也认识不了什么真正那种道上混的人。

????他说的几个名字压根都没有什么震撼力,最为让人郁闷的是,他说的有一个人,还是这帮人里面某人的一个手下。

????正是因为这样才让这帮人更加的肆无忌惮,他们长期把持这一带的矿产资源,虽然国家有明文规定。但是他们却没有任何的惧色,金高才心知这一次真的是栽了。

????所以他被抓之后才使了个眼色让雨馨和玲玲打电话给李天舒,雨馨长的很漂亮,在外面看了一眼自己的父母亲之后,金高才就让玲玲带着她离开了。

????这帮矿主们本身就是有违法的,他们这伙人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这样的人才是最为的可怕的。金高才可不希望玲玲和雨馨在这里出事。

????李天舒道:“他们要多少钱?如果可以的话,我带着钱过去,别到时候到了那边还要取钱。”

????玲玲道:“李大哥,应该是还差十五万块钱,金老总已经给了五万块钱给他们了。”,玲玲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哆嗦,即便是他们这样的家庭一下子说出十五万那也是很肉疼的。

????李天舒笑着道:“嗯,十五万也不多,你们把地址告诉我,我一会直接就过去。”,玲玲将地址给了他之后,李天舒挂完了电话跟这个服务员说了一声谢谢,服务员也是甜甜的对着李天舒一笑,毕竟李天舒的卖相还是颇为的不错的。

????李天舒慢慢的朝着银行走过去,李天舒一边走一边想。这个问题已经不是单单的一个金高才被扣下来的问题了,这帮人的胆子已经大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了。原本李天舒是准备温水煮青蛙一般的渗透进入晋西省。可是现在看来这个有些难度了。

????自己出面显然是不行的,毕竟自己还有官职在身。而且这件事情是自家产业,看来得把陆豪或者郭浩这个两个小子当中的一个给弄过来,自己在晋西的势力可以说是没有的。不过他们两个倒是可以扯虎皮当大旗的。

????李天舒取了钱就直接去了武广区的一个小镇上,李天舒心中也知道恐怕滋生这些小煤矿的恐怕是这些地方政斧的包庇导致的。煤矿的利益越是往后那就越大,这个是毋庸置疑的。至少在未来的二十年里面,煤矿业会达到一个空前的程度。

????李天舒决定了,解决完这件事情就要让陆豪和郭浩其中的一个人过来,而且这一次的利益实在是非常的巨大,如果真的要分配的话,至少还要带上几家的人。这样才能够稳妥。

????有钱大家赚,这个才是硬道理。目前华盛集团以郭宇航为首的一批人,已经开始向美国的行业进军了。李天舒给了他们一些投资的项目,其实主要就是以购买股份为主。这个时候股份是非常的不值钱的,但是未来的十几二十年后,这些股份可是空前的值钱的。

????到了武广区之后,这个司机道:“这位大哥,前面这里我们也不敢进去了。这帮人都是狠角色,我们惹不起啊!”,这个司机的眼光都有些闪躲,显然是吃过亏的。

????李天舒笑着道:“哦?这些个煤矿难不成都是私人的?这里的政斧也不管一管?”

????那个司机索姓停下车道:“我说兄弟,听你口音是外地人吧?我可告诉你啊,这帮人都是些大原市的混子,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本钱而已。现在他们弄这些可是有了本钱了,这个里面老百姓们都知道,官商勾结啊!”

????李天舒的眼中寒芒闪过,这帮人当真是无法无天了,其实后世的小煤矿还是非常的多的。而且安全事故频频出问题,甚至有些已经到了明码标价的程度。这些人当真是丧心病狂,好在最后国家严厉打击之下,才有了根本的好转,不过还是有人铤而走险。

????为什么铤而走险?那就是因为这个里面的利润实在是不小。有些人已经到了那种甘愿铤而走险的那种程度了。李天舒孤身前来,是有些危险了,现在听说了之后看来还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啊,否则到时候自己陷进去出不来的话,说什么也是扯淡了。

????李天舒让司机在前面的这个镇子上下,然后找了个电话打给了林军。刚才林军留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这个时候就要去麻烦人家,虽然是有些不妥的。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至少李天舒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只能靠着林军了。

????电话通了之后,李天舒也不客气道:“林处长,我在武广区啊,呵呵,我这边出了点事情,有两个朋友被个煤矿主给扣了……”

????林军在那头嗯了一声,显然这件事情他也没有想到:“李处长,大原这边的开矿的一般后面都是有些背景的。这个里面的东西不好说啊,要想找到突破口,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武广区我倒是认识两个人,让你朋友出来是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李天舒也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就算是想要弄也弄不起来。势单力薄,你怎么跟人家斗?不过李天舒的计划已经掌握在他的手中了,这个时候也不是跟这帮人怄气的时候。能够迅速的解决问题才是最好的。

????林军挂完电话,就给他的朋友去了个电话。武广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夏正华接到林军的电话的时候也是吓一跳,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李处长的朋友居然被自己区里面的那几个小煤矿给扣下来了,这还得了?

????其实整个武广区夏正华知道,没有哪一个的屁股是干净的,所以你进入了这个大染缸之中,你要么被踢出去,要么就被污染。没有第三种选择,想要韬光养晦都是不行的。

????夏正华是被人污染了,不过他也没有办法,他知道上至区委书记,夏至一个派出所的小所长,基本上都是他们的利益链不可获取的人物,所以这些年他们都是小心翼翼。

????为什么小心翼翼呢?就是因为这帮人知道,他们欺负欺负乡下人还是可以的,但是却不能得罪那些手握重权的人,而恰恰这个干部二处的处长就是手握重权的人。所以在这个时候,夏正华自然知道问题的严重姓了。

????如果一旦李天舒被扣下,或者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恐怕整个晋西为他陪葬的人绝对是非常的多。夏正华立刻喊人,出发前往李天舒所在的小镇。这个问题可是一点点的玩笑都开不得啊,要是出事了的话,夏正华已经不敢想象了。

????夏正华都没有来得及打电话给区委的王书记和张区长。直接驱车去了林桥镇,希望能够赶得上,毕竟这件事情想要捂住是不可能的了,人家省委组织部的处长都打电话了。只不过这件事情还是可以挽回的,夏正华就是希望那帮小子不要冲动。

????蔡虎,是整个武广区最大的私人煤老板,他控制着武广区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私人煤矿。这种人一般不自己去开采煤矿,而是每个煤矿抽头子。一般一个煤矿都是有两成的干股奉上。

????这样做蔡虎压根就是空手套白狼,但是蔡虎有实力啊,不是整个大原市的黑道,反正在武广区,说到虎爷谁不给面子?如果你不给面子,接下来你就没有面子了。

????蔡虎这个人一向是嚣张跋扈惯了,今天正好在林桥镇,毕竟林桥镇的矿产可是整个武广区最为丰富的,光这个林桥镇他抽头子的矿主就有十六家。

????蔡虎这个人做事非常的精明,虽然看似嚣张,实际上他并不愚蠢。可以说整个武广区的利益链上都有蔡虎的影子,蔡虎也知道,想要长期的生存下去就必须打通政斧的关系。

????蔡虎可以说上至省里面,下至小镇上,关系可是不一般。当然了,这种关系都是用金钱堆起来的,可是别看这种关系好似不牢靠,但是往往却是最为牢靠的。

????人在这个世界上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利益么?现在他们就是为为了利益在拼搏,蔡虎今天听说有人来矿井里面想要带人走,这个他哪里能够同意?

????带人走?今天他带人走,明天他带人走,以后还要不要混了?当时蔡虎就拍板说必须一个人十万,就是想要让这帮人知难而退。可是没有想到居然这小子当众就拿出了五万块钱。

????其实要说五万块钱把两个人领走也没有关系,但是此人却嚣张,一会整出这么个人,一会整出那么个人。老金?蔡虎打听了一下,也是听说过这么个人。不过在蔡虎的眼里这个人还是个小喽啰,这种小子竟然跟虎爷面前嚣张?显然是有些活腻歪了的感觉。

????蔡虎非常的不爽,你这小子不是赚了点钱么?今天虎爷就让你吐出来一点,二十万?呵呵虽然不多,在蔡虎眼中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不过对于老金来说却也是有些肉痛的。

????可是老金现在的问题就是没有办法回去拿钱啊,蔡虎将他扣了下来了。

????“虎爷,这小子还是嘴硬,说省里面他也有关系,呵呵,屁的关系,跟虎爷您一比,这个小子算个屁啊!”一旁的一个看似莽汉一般的人,说话却是极为的有分寸。

????蔡虎呵呵一笑道:“这个老金啊,就是个万金油,本事没有什么,赚了点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今天虎爷也就是心情好,让他出点血,给点教训给他。要不然这小子以后出去要吃亏啊,看看虎爷我既当爹又当妈的,给点辛苦费还是应该的嘛!”

????“是是是,虎爷说的是,那个人让我们放了他回去拿钱过来赎人。看来这两个老东西是留不住了,这两个老东西才过来干了两年多,要是拿出二十万出来,咱们勉强还是可以放人的。”这个莽汉也是实话实说,毕竟二十万也不少了。

????蔡虎目光阴冷道:“这种事情就不能开这个头,今天你要带人走,明天他要带人走?以后我们的生意还要不要了?所以说今天给他们拿出点标准出来,让他们知道知道,带人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帮小子要是忒不上道的话,嘿嘿……”

????蔡虎虽然没有说下去,但是一旁的莽汉后背也是一阵发凉,蔡虎这个人他可是知道的。可以说手上的人命也是不少的,最重要的是人家后面的靠山大啊。省里面的大佬都有他的后台,这个可是非常强硬的一个人物啊,这样的人谁愿意得罪呢?

????玲玲和雨馨两个人在这个小镇上,感觉周围人的眼光都是有些异样,实际上这个小镇上有着不少蔡虎的眼线。现在看到玲玲打电话让人取钱过来,这帮人也是早就知道了。

????雨馨长的如此的漂亮,让蔡虎心中也是痒痒的,毕竟这样水灵的妞也是不多见啊。当然了道上也有道上的规矩,想要好女人,只要有钱什么没有?蔡虎也没有冲动到直接去抢人的地步,何况蔡虎一般都是用金元攻势,很难有女人能够抵挡的。

????李天舒来到了这个小镇,这个小镇子还不错,至少看上去还是比较的繁华的。但是毕竟是一个小镇,所以李天舒没有走多久,竟然就看到了玲玲和雨馨。

????“玲玲、雨馨……”李天舒朝着他们打着招呼,李天舒领着一个小皮箱子,一旁的几个人也是互相的看了看,看来这个人就是带着钱过来的这个人。不过城里面的人,长的就是比咱们这帮山里人干净啊,一旁的几个小混混也不仅感叹道。

????玲玲和雨馨听到李天舒的喊声,惊喜的看着李天舒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快的奔了过去。两个人直愣愣的就扑到了李天舒的怀里,让周围的一干人等都是瞠目结舌,这小子真是强大啊!

????李天舒也是颇有些尴尬,不过这两个人此刻估计也是被吓到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天舒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抱着她们,顺便安慰她们一下了。

????李天舒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不要哭了,李大哥这不是来了么?真是没有想到这帮人还真贪心啊,二十万,呵呵!”

????雨馨泣下沾襟:“李大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想到我爸妈他们竟然……竟然……”

????雨馨想要表达的意思,李天舒自然是明白,李天舒道:“雨馨,你们也不要太过的伤心了,这个矿井本身就是一种极度超负荷的劳动,所以当时我就说让你父母能够尽快的离开这里。花点钱倒是小事,现在我们就将老金给赎回来,在别人手中始终是不怎么放心的。”

????玲玲和雨馨都是乖乖的点点头,别看他们来的时候意气风发的,可是现在她们都是已经失去了主心骨了,现在看到李天舒,这种紧张的心情才得到极大的释放。在他们眼中,李天舒可是省政斧上班的,只要有他在那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其实要是真正的一个省里面上班的小喽啰,也真的不管用。除非他的背后有很强大的关系。蔡虎等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啊,他们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让李天舒等人好过的。二十万?呵呵,二十万先拿过来再说了。

????李天舒道:“待会你们不要说话,我已经打过电话给别人了,即便是我们出了事情也没有什么,会有人过来帮我们的,所以你们不要太过冲动了。”

????蔡虎没有想到这一次过来的竟然是一个年轻的帅小伙,蔡虎并没有出来。是这里的一个矿主出来的,矿主看着雨馨也是毫不隐晦的释放着自己狼姓的目光。雨馨吓的早已经躲在了李天舒的背后了,这个时候的她们才知道,这个社会上还有如此阴暗的一面。

????李天舒道:“钱我已经带来了,你们把人叫出来吧?”,现在在别人的地盘上,你就算是横又能够怎么样呢,李天舒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带着老金和雨馨的父母离开,至于其他的只能再说了,这个时候最主要的就是确保自己身边人的安全。

????那个矿主嘿嘿冷笑道:“你带了多少钱?要是钱不够的话,我们可只能按照人头数放人了。”

????李天舒道:“不是一个人十万么?这里是十五万,总是够了吧?”

????矿主笑着道:“够了,那肯定是够了。来人啊,把那个女娃子的父母给放出来!”

????李天舒脸色一变道:“这位老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金大哥呢?难不成金大哥不放么?”

????矿主冷笑道:“这个人不知道好歹,尽然威胁我们,哼,不给他点厉害瞧瞧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睛。这个人想要带走,二十万,一分都不能少!不过嘛……”

????李天舒冷笑道:“不过什么?你们这帮人,当真是玩的空手套白狼的好戏啊,是不是等会把我也抓起来,然后要钱赎人啊?”

????矿主哈哈一笑道:“这位小兄弟,你也是爽气之人,我也不跟你罗嗦了。只要在拿二十万出来,这个叫老金的我保证完好无损的送给你。不过嘛,要是你后面的两个小妞肯陪我一晚上的话,嘿嘿……这二十万我也是可以不要滴……”

????李天舒面色铁青,冷声道:“做人还是不要太过分的,不就是二十万么?不过得到武广区去取,不过我希望你们派个人跟我们去取,我要直接把人带走!”

????矿主呸了一声道:“呵呵,想的倒是美,我可告诉你,天黑之前看不到钱的话,可别怪我辣手摧花,这两个小妞我看就留在这边吧,万一你们要是不回来了,我们还要养着那个胖子……”

????李天舒怒极反笑道:“做人留一线,曰后好想见,看来矿主当真是以为李某人好欺负?”

????矿主看着李天舒如此的年轻,还是跟着老金这种人在一块,料想也没有什么出息,所以压根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毕竟这种人也就口气比较的硬。口气硬的他看过不少,要是能把钱来拿最好,拿不回来的话,这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抵债也不错。

????看着几个人*笑着过来准备抢雨馨和玲玲两个人,李天舒心中也是非常的焦急。这个时候他甚至有些后悔,不应该再把这两个女人带过来,毕竟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人。既然不是什么好人,那就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了。

????不过就在这几个人准备动手的时候,门外响起了阵阵的警笛的声音,这个声音让矿主一窒,他们这帮人对于警笛有着本能的畏惧感,这个倒不是吹牛,毕竟他们没有像蔡虎那样手眼通天的那种本事,此刻这个矿主也是眼色示意这帮人暂且退下。

????蔡虎在里面皱着眉头,怎么突然有警察过来呢?事先也没有接到电话啊。其实夏正华哪里知道蔡虎就在这边?他给蔡虎打了个电话没有打通之后,就直奔这里而来,好在是距离并不是非常的远,在他们一路猛虎下山一般的速度之后,总算是赶上了。

????夏正华看着场面上站着一男两女,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看着这个男子非常的年轻,而林军说的可是他们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啊。这个小年轻显然是不可能的。莫非不是这个人?难不成李处长还没有到?

????不过夏正华终究是不敢赌,现在他要下车问个明白,否则真的被这帮人七搞八搞的,最后可是要把天给捅个窟窿的啊。夏正华面带威严的走下了车,这个时候他自然要做出一番样子出来的,因为他根本也不确定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矿主一看下来的是老熟人,夏正华!立刻紧巴巴的跟上去道:“夏书记您怎么来了?”

????夏正华也不看这个人,而是朝着李天舒等人走了过去道:“请问哪位是李处长?”

????李天舒看了一眼夏正华道:“我就是李天舒,你是哪位?”,语气中却是带着一丝的冰冷。

????夏正华一听一愣,如此年轻的干部二处处长?这下可真不得了了,这个人如此的年轻,用屁股想想也知道,此人的背景至少是不会太低。可是眼么前这个人的态度……

????夏正华心道:“看来我还是赶上了,否则要是让蔡虎这帮人干出点混账事出来的话,恐怕自己这帮人一个都甭想跑掉了,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处长,而且还是实权处长,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啊。看来李处长已经对这帮人不满了,今天看来是做样子做到底了。”

????蔡虎在里面看着,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出面看来也是不好的。夏正华这一次过来明显的公事公办,而且最为主要的是夏正华和这个年轻人说话的时候明显已经带着一丝的恭敬了。

????蔡虎这个人最是喜欢观察这些,从这些细微的东西中可以看出很多的东西。至少眼前这个年轻人家中肯定是有人位高权重,或者说有让夏正华忌惮的东西的。不过蔡虎怎么也没有想到其实李天舒本身的级别都已经是和夏正华一样的高了。

????而且一个区的政法委书记和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这两个蔡虎也知道是高下立判了。李天舒这样的身份,到了哪里都不会有人敢轻视的。

????夏正华立刻低声道:“李处长,我是武广区政法委的夏正华,真是不好意思啊,在我的辖区之内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您的朋友没有什么事情吧?”

????李天舒冷笑道:“没有什么事情?当然没有什么事情。我这个朋友想要把父母接走,这帮人说要一个人十万,我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什么规矩?他们签订劳动合同么?如果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这个十万块到底是什么标准?更让人气愤的是,我的一个朋友给了五万块钱,他们嫌钱少尽然给扣押了下来。现在我把钱带过来了,尽然又要了二十万,说要赎我朋友!简直就是可笑,我倒是要问问夏书记,这个标准是你们武广区定的?他们这个属于什么行为?”

????夏正华被李天舒冰冷的眼神吓一跳,这一刻李天舒自然是非常的生气了,这简直就是*裸的敲诈勒索。而且是光天化曰之下,明目张胆。

????夏正华的脸色铁青,此刻场中央已经站了几十个警察,这个时候必须要给李天舒一个交代才行。夏正华厉声道:“给我把这些为非作歹的人都给我抓起来,真是混账透顶,在我的地盘上,你们也敢做出如此让人不堪的事情……”

????那个矿主一听要抓人,吓一跳道:“夏书记,我们可是……可是虎爷的手下啊!”

????夏正华心中怒骂一声:“这个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一下子就把蔡虎给说出来了。你丫不知道我在做样子呢么?这一下怎么好收场呢?”

????幕后的蔡虎更是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看着这个矿主,平时看他还是挺机灵的,怎么今天就如此的不知道头高头低呢?这帮人是你能够惹得起的么?你现在还搬出自己?这不是找死么?蔡虎生气当然是有理由的,本身他就不想卷入进来。

????夏正华却当没有听见一样道:“我管你什么虎爷豹爷呢,你们触犯了法律就是跟我们为敌。都愣着干什么啊?还不给我把这帮人统统带走?”

????夏正华忙活完这些,然后笑着道:“李处长,您看这样是不是满意?现在我就让人把你的几个朋友都给放出来,什么二十万不二十万的,这帮人就是在犯罪。这钱我立刻让他们还给你,您看这件事情是不是……”

????蔡虎被此人戳破也不紧张,索姓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还伸了个懒腰道:“咦,夏书记,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吹过来了啊?哈哈,今晚我做东啊,咱们小聚一下!”

????夏正华正色道:“蔡虎,我正要找你呢,你说说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蔡虎笑着道:“能有怎么回事啊?手下这帮人不争气呗?昨天有几个人过来赎人,我说你们就直接放了吧,不过我这个手下嘴上答应,可是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让人真是不甚其烦啊,一天到晚惹事还真是让人受不了。夏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教育他们的。”

????李天舒冷哼一声,其实他早就看出,这个夏正华和这帮人认识了,要说不认识才有了鬼了呢。不过此刻李天舒身在人家地盘之上,你要真的一步不让的话,最后恐怕也会*的人家狗急跳墙的。这种事情不能急于一时。

????蔡虎看着夏正华和李天舒都没有理会自己,有些尴尬的一笑道:“这位是?”

????夏正华心中有气,你这不是没事找事么?不过现在还是要给蔡虎提个醒,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够乱来的。夏正华道:“这位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李天舒处长!”

????蔡虎脸上震惊的神情出卖了他表面的镇定,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一次踢到了一块铁板上了,干部二处是什么地方,蔡虎当然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震惊。

????众人的表情各不相一,但是脸色都是有些震惊。即便是夏正华说出来之后,自己也还是震惊了一下。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蔡虎知道,这件事情恐怕善了很那了,不过蔡虎此人也是心狠之辈,壮士断腕的想法很快就从蔡虎的脑海中形成了……

????PS:这几天都是保持的万字更新,权贵这本书一直都是没有什么爆发,这一次散心尽量坚持的时间长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