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一十二章 顾碧君(六千字,求朵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舒和廖凯的说话实际上就是让廖凯向庄志军表达这一层意思,庄志军透入了孟群的想法也算是间接的表达了忠心,这个时候李天舒自然不能寒了他的心。

????但是廖凯始终不是李天舒合适的秘书人选,李天舒自然也不会得罪庄志军,在这样的情况下,将廖凯升一级让后下放是最好的选择。

????廖凯要真是块有用的材料李天舒也不介意让他提前得到锻炼,要知道在李天舒身边升到正科级然后下放和直接下放升到正科级的含量是不一样的。

????这一点大家都知道,虽然说跟着李天舒有很不错的前途,但是你难保这个中间不会出什么错误。而且廖凯跟着李天舒几天,大家现在至少知道廖凯和李天舒是有些关系的。

????至于这个关系有多大的用处这个就不得而知了。如果说李天舒不喜欢廖凯那么为什么要下放给他升官呢?但是如果说要真是喜欢廖凯的话为什么又不留在身边呢?

????这个问题大家都会去想,但是却不会有人能够想得通,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廖凯和庄志军这个亲戚关系,让李天舒觉得这一次的事情必须要这么做。

????冯奎武的问题,李天舒是要解决的,但是解决冯奎武的事情之前,李天舒还是决定去下面考察一下铁矿的分布情况。开发区已经荒废,这个李天舒早就知道了。

????不过现在李天舒到要看看这个开发区和铁矿之间的分布情况了,要是铁矿的分布和开发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话,那么未尝不可以考虑一下这个开发区重新崛起的希望。

????只不过当李天舒进入了铁矿分分布区之后才发现有些南辕北辙了,跟开发区根本就是平行线一般。

????廖凯道:“书记,这个就是我们恒梁县最大的铁矿分布区,这一带有不少开采铁矿的,开采之后就直接运往一些炼铁厂、炼钢厂什么的。”

????李天舒看着这一片山区道:“嗯,看上去规模也不是很小嘛,这个铁矿的财政收入高不高啊?”

????廖凯无奈道:“财政收入?呵呵,能够不亏本就很不容易了!”

????李天舒纳闷道:“这个铁矿怎么还会赔本呢?”,李天舒觉得能源矿产基本上都是只赚不赔的,也就是到了后来竞争曰益激烈的时候才会有风险。

????廖凯有些无奈的说道:“现在的铁矿都是国营的,编制超了很多,所以才入不敷出。实际上精简一半都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咱们恒梁县的情况书记您也是知道的……”

????李天舒终于明白了廖凯这句话的意思,恒梁县好的单位本来就不多,正是因为好的单位不多才造成了现在这样好一些的单位人员超标的问题。

????李天舒的眼神有些阴郁道:“这样下去再好的企业也经不住他们的消耗啊,这样无形中就等于是国有资产流失了,难不成县委县政斧就没有想一些对策么?”

????廖凯反正现在也是跟着李天舒,他感觉自己就是李天舒的人了,李天舒已经暗示过接下来要下乡锻炼了,总不可能给自己一个办事员吧?

????所以廖凯作为年轻人当然是急于表现自己了,廖凯道:“书记,您是知道的,恒梁县以前是厉书记当家做主的,厉书记开了个头下面人自然也是有样学样了。”

????李天舒知道,这个问题很难办,国有企业这一块本身就是人浮于事的比较多,国家可能正在想办法改革呢。可是改革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个时候的国营企业还是跟大锅饭差不多的。

????李天舒道:“要是动一下这个铁矿企业是不是就有活路了啊?”

????廖凯心中一惊道:“书记,您可千万别冲动,这个已经是要激起民变的事情了。”,这一点廖凯看的还是比较的清楚地,要是真的能够如此好的解决的话,那么就不需要这么唠叨了。

????李天舒其实是也知道这个事实,要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堵不如疏,这个时候一味的强横肯定是不行的。但是这个时候却有一个让人更加郁闷的事。

????如果这一次真的要动这些人的话,有心人一唆使,肯定是一场大规模的[***],以前李天舒对于[***]还不是那么的敏感。

????但是现在李天舒是一把手了,一把手可不是那么好当的,[***]看上去是大家共同承担责任,实际上作为恒梁县的一把手,李天舒肯定是要负主要责任的。

????李天舒点点头道:“嗯,我就这么一问,呵呵,不过铁矿企业必须要转型,咱们县里面的财政并不宽裕,这个时候必须要有新的项目引进才能够激活他们。”

????廖凯颇为认同的点点头道:“要是真的能够引进一些和铁矿相关的产业的话,那么还真是非常不错的一个选择呢。呵呵”

????李天舒继续往前走,廖凯跟在后面,走了大约一里路左右,李天舒看到五六个人正在围着两个人,看样子要动手。

????李天舒皱眉道:“去看看怎么回事,光天化曰之下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啊?”

????廖凯一点都不奇怪的说道:“我估摸着肯定是市里面下来的记者,铁矿上的事情已经有不少人向上面反映了。不过每一次都是查了查之后就不了了之了。而且这些进入铁矿场调查的记者基本上都是被打出来,要不然就是东西被砸了……”

????李天舒道:“这帮人简直是岂有此理,自己做的不对难不成还怕别人查么?这个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廖凯没有说话,其实他心中知道有什么猫腻,或者说知道的人很多,但是敢于直言的人却不是很多。因为这帮人他们也得罪不起的。

????李天舒皱眉道:“怎么?心中有顾虑?你放心,即便是你说出来也没有人知道是你说的。”

????廖凯犹豫了一会道:“其实铁矿场为什么阻止这帮记者进来调查呢?一个就是这个里面本身就存在压榨劳动力的问题,真正在铁矿场干活的基本上都是临时工,而那些正式编制的,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没事就是打打牌什么的。当然了,这些也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

????李天舒淡然道:“你接着说……”

????廖凯道:“铁矿场的矿长是厉书记的表侄,他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倒买倒卖了不少的铁矿,从中谋取私利。这件事情其实县里面知道的人不少,但是真正敢动这个人的却没有。”

????李天舒笑着道:“不是厉风已经退休了么?都说是人走茶凉,怎么着啊?这么大一块肥肉硬是没有人能够咬得动么?”

????廖凯道:“咬大家谁不想咬一口啊?问题是谁咬得动呢?这个厉矿长也是个人物,他现在和市里面的几个领导的关系都是不错的。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只走李书记这一条线路。”

????李天舒道:“你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呵呵,看来恒梁县的问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走,去看看那边发生了什么情况!”

????被围在中间的是一男一女,男的眉清目秀,女的美艳动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个情侣没事爬山玩的呢。可是铁矿上的那帮人可都是人精,这帮记者是无孔不入,所以进入可疑范围之内的话,基本上都被他们明岗暗哨的盯着呢,这个可是厉矿长交代的事情。

????只要抓住一次是记者或者什么的话,厉矿长当场就是现金奖励五百元。五百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这几个人为什么会如此的积极?还不就是看在这个份上么?

????“你们这对狗男女,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一个凶煞汉子不屑的冷笑道。

????这个生的眉清目秀的男子还算是有些骨气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就是喜欢摄影,我们出来拍拍照片怎么了?难不成这个地方是你们家的么?”

????“哈哈,我们家的?你还真是说对了,我告诉你,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的地盘,你们两个就算是真的摄影的,那也是记者。反正只要拿着相机到我们这的都必须交出来!今天大爷我心情好,也不为难你们,不过你们要是不识相的话,可休怪我们到时候对不起你了!”

????当然了,这些人只能口头吓唬吓唬,他们毕竟也是国企的正式员工,虽然说干的事情不像那么回事,但是平时也算是个安分守己的人。

????现在他们只不过是在执行厉矿长的任务而已,要说真的要对别人动手动脚的,那还真是不太敢。这个也是为什么李天舒他们一直没有上来,最后还相安无事的原因。

????李天舒和廖凯慢慢的走了过来,那个长的不错的女子显然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这个女子叫做顾碧君,是电视台新闻栏目的一个记者。焦市电视台有名的一个记者。

????这一次也是因为听说了有这么个事情所以带着一个追求者就过来了,顾碧君自然是为了利用这个男人做挡箭牌的。反正他们也需要配合,可是没有想到他们还没有开始行动就遭遇挫折。

????东西被人抢了不说,还白白的受了窝囊气,顾碧君惊慌之后又开始冷静了下来,她也不是没有见过什么场面的女人。

????顾碧君泼辣的问道:“你们几个是什么意思?这里是属于大家的地方,你们在这边开个企业难不成就能够为所欲为了么?要是你们在不离开的话,可就别怪我报警了!”

????那个大汉哈哈一笑道:“还知道报警了,报警又能怎么样?我们这是为了保护我们铁矿场的机密,你们这是干什么?想要将我们的资料给别人么?”

????顾碧君大吼道:“你们一个破铁矿场能够有什么机密?看你们这样子就不像个好人,要是你们在执迷不悟的话,可真的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几个大汉也是一愣,随即笑了笑,然后将照相机还给了他们之后道:“既然你们要拍就让你们拍个够吧!”

????顾碧君一愣,李天舒也是一愣,原本李天舒听着以为是要发生什么更大的冲突呢,可是没有想到这帮人突然就这么的好说话起来了,这一下子倒是让李天舒有些无所适从了。

????顾碧君大喜,连忙上去准备拿照相机,可是顾碧君的手刚要接触到照相机的时候,却没有想到照相机已经顺着大汉的手给掉了下来。

????那个大汉哈哈一笑道:“我说这位小姐,你看看,自己的东西也不保管好了,哥几个咱们再到别的地方去看看……”

????顾碧君眼睛瞪的老大,一时半会说不出个话来了,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行为在她的眼前发生。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于是对着一旁的那个男的道:“一会我们下去就去报警,咱们记者是干什么的?就是要报道新闻事实的真相,这帮人阻碍我们报道真相,这个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肯定是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帮恒梁县的人都是些吃干饭的,就连我们市里面都听说了的事情,他们还能够当做没有发生一般,真是服了。”

????那几个大汉回头看了看生气都顾碧君道:“这个小妮子长的还真是水灵,要是能够跟她打两炮的话,那我宁愿少活个几年啊!”

????几个人都是粗人,自然说话也不顾忌了,顾碧君面红耳赤的看着那几个人,真是恨不得一脚踹死他们,看着顾碧君喘着粗气,旁边的男的道:“碧君,我们先回去啊,这帮人实在是太蛮不讲理了,你放心,我回去就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叔叔,让我叔叔带人来给这几个人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的嘴上在不干净了。”

????顾碧君有些不屑的看着这个男人道:“刚才他们说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挺身而出呢?都是些马后炮。”

????“碧君,咱们不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再说了,你真的忍心我被他们在这个荒郊野外的给打死了啊?”那个男子有些哀怨的看着顾碧君。

????顾碧君道:“要是你今天挺身而出,只要不被打死,我就答应你的追求。只可惜机会已经给你了,你没有把握得住!”

????那个男子看了看那几个人,又看了看顾碧君,面色涨红,始终还是没有动。

????顾碧君叹了一口气转身,看见李天舒和廖凯,顾碧君疑惑道:“怎么着?你们摔了我的相机难不成还不放我们走么?”

????李天舒笑着道:“这位姑娘你误会了,我们也是过来走一走看一看的,只是没有想到看到了这种事情,真是有些遗憾。”

????李天舒当然遗憾了,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他的地盘上的,而他也没有去阻止,这个其实就是他作为县委书记的一种失误。

????不过顾碧君不知道眼前的李天舒就是恒梁县的县委书记,而且李天舒很是帅气,还有一种内敛的锋芒,正好旁边的这个男子顾碧君又不愿意搭理。

????所以顾碧君索姓就开始和李天舒说起话来了,顾碧君道:“你们也是过来拍他们的么?你们的相机还在么?”

????李天舒道:“我们可不是来拍他们的,我们真的是过来走一走看一看的。没有想到恒梁县的治安实在是太差了,就连记者都没生存的地方了。”

????顾碧君笑着点点头道:“你说的真是太对了,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到恒梁县做暗访呢。没有想到他们如此的猖獗。不过我这个人就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姓子,他们越是这样,我就越想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猫腻值得他们如此这般。”

????李天舒道:“记者要是各个都像你这样的话,整个国家恐怕都是一片清明了!”

????顾碧君道:“你可别夸奖我,我还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呢。刚才你也看见了,我们是被*无奈,要不然我今天就跟他们拼了!”

????李天舒道:“敌众我寡,自然要三思而后行了!”

????一旁的男子连忙道:“这位兄弟说的太对了,刚才的情况咱们就是动手最后还不够人家一人一拳的,暂时的隐忍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爆发啊!”

????廖凯道:“看来这位仁兄精于此道啊!”,一句话让一旁的年轻人有些气血上涌的味道。

????李天舒道:“好了,小廖,我看咱们今天也就看到这边吧!”

????一旁的顾碧君笑着道:“我说你人不大,口气到不小,你以为穿的成熟点就乱喊人了啊?还喊人家小廖,呵呵,你才多点大啊?充其量和我们差不多吧?”

????李天舒也是老脸一红,在外面本来说好了是喊廖凯的,可是没有想到习惯了一下又喊出小廖来了。实际上李天舒看上去还比廖凯年轻呢,难怪给人家留下一个老气横秋的印象。

????一旁的廖凯道:“李……李老板,咱们要不在往前去看看?”

????顾碧君看了看廖凯的样子道:“哎,刚才还以为你是个男人呢,原来也是一个西贝货!”

????廖凯这个怒啊,这个女人说话能不能积点口德啊,刚才自己还帮她说话来着呢,这会突然就风向一变开始攻击自己了,不就漂亮点么?还真拿自己当个宝了!

????顾碧君压根也没有看廖凯,直接对着李天舒道:“哎,我就闹不明白了,这个恒梁县的领导都是吃狗粮长大的啊?恒梁县我从进来到现在就没有舒心过。我看你们的样子是不是要在恒梁县投资啊?我劝你们还是趁早走吧,这个地方不适合你们啊!”

????李天舒看了看顾碧君道:“哦?凡事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以前不行不代表着以后不行。恒梁县虽然弊端有不少,但是我认为它的发展前途是非常的好的。”

????顾碧君不屑的说道:“就这样的地方?还有什么发展前途可言啊?我倒是认为赶快收拾收拾走人是最好的选择,要是在这个地方投资我看能够亏到你娘胎里面去!”

????李天舒问道:“这位小姐是哪里人啊?应该是焦市人吧?”

????顾碧君点点头道:“我就是焦市人怎么了啊?但是我不是恒梁县人,而且刚才你也看到了,我们在恒梁县遭遇的是什么样的待遇?这样的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你说你们在这边投资你们能够放心么?反正要是我的话我肯定直接打包走人了!”

????李天舒道:“小姐贵姓啊?”,顾碧君也不隐瞒道:“焦市电视台顾碧君,看你的样子还不错,刚才这位小廖还喊你李老板,想来应该是个老板错不了了。而且我看你就像是来考察的,不过焦市可不是只有恒梁县一家可以投资,要不要我给你引荐引荐啊?”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看来顾小姐的人脉还是很广的啊,要是你多替我引荐引荐几位投资商的话,我想我会更加的感激你的,呵呵!”

????顾碧君一愣,引荐投资商?

????顾碧君疑惑道:“你这个是什么意思啊?你不就是来投资的么?哦,我知道了,是不是财力不够雄厚啊?不过这方面我的熟人还真不是很多。这样吧,我回去之后帮你问问,有空你去找我就行了!”

????“碧君,你跟一个不认识的人怎么就这么实话实说啊?”旁边的男子忍不住插嘴道。

????“这里没有你插嘴的份,我们投缘行了吧?”“……”

????李天舒也是颇为同情的看了看这位仁兄,看样子这位仁兄也是非常的苦闷,不过李天舒也很苦闷,自己快被这个小丫头说成是一文不值的人了。

????虽然李天舒刚来恒梁县没几天,但是现在他是恒梁县的一把手,这个时候谁说恒梁县李天舒都觉得好像是在说自己,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天舒不郁闷又能怎样呢?

????李天舒和顾碧君说了几句话,几个人一块下山了。

????今天李天舒主要就是来看一看铁矿的主要分布。这里距离开发区的路程实在是太远了。

????而且如果把开发区开在这边的话,不仅仅是节省了运费,开发区那边还可以将土地重新给那边的农民,毕竟农民最能够依靠的只有土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