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四章 胡楠楠(八千字求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舒在常委会上的表现引来了很多人的关注,李天舒的大开大合让很多人不适应,西青市的常委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奇怪过。为什么说奇怪呢?

????就是因为基本上意见都是可以通过的,尤其是关注到经济方面的,彭云刚仿佛不问世事一般的都是直接通过的。

????王群被提名担任了清河湖旅游开发小组的组长,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之外,因为像这样的政绩工程一般都是需要人在那边盯着的,比如市委书记或者市长挂一个组长头衔。

????但是现在仿佛这么多人都已经洁身自好了起来,没有人出来抢这个功劳了,也没有人出来争这个东西。当然了,最主要的是市委书记和市长都不争了。

????李天舒说道修路的问题,这件事情虽然西青市有关系,但是毕竟这件事情是省里面牵头的,西青市只不过是坐享其成而已。

????李天舒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公路出来了,到时候很多东西都能够运出去了。

????李天舒在常委会上谈了谈关于矿产、水利、交通、旅游等方面的问题,西青市的资源很多,只是在于要怎么利用才能够形成最好的发挥。

????这个时候王晓辉问道:“市长,之前谈的一些基本上都是关于咱们西青市的大的发展,但是西青市最多的一个群体是谁?还是农民!”

????李天舒点点头道:“晓辉市长说的这个问题也是我最为烦恼的问题,咱们青河省的人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耕地更少,所以农民这一块就是要转换思路。”

????王晓辉道:“转换思路我们也想过很多的办法,比如发展养殖业,但是养殖业却成本颇高,我们根本没有能力为农民得到更多的实惠。”

????李天舒道:“青河这边就没有一些特色点的东西?我可是听说青河的牦牛是非常的出名的!”

????彭云刚道:“嗯,牦牛是非常的出名没错,但是天舒市长啊,出名却没有多少人买,定价高了,人家嫌弃你,定价低了,农民没有多少的实惠啊。为了这件事我们常委惆怅了很久了。”

????何清明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素闻市长是有名的点石成金,有没有什么办法带着我们的农民兄弟走出困境呢?”

????彭云刚看了看何清明,何清明是他的铁杆,彭云刚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现在彭云刚就算是生气也不好当面驳斥何清明。

????他太知道何清明的心态了,原本以为胡友林走了之后,市长的位置非她莫属了。其实彭云刚当时就知道不可能,因为何清明是自己的人。

????难不成会让一个自己人和自己搭班子?显然没有这个可能姓的,果不其然,省委的意思很快就得到了表达,从外面调来一个新的市长,但是还是征求了自己的意见的。

????彭云刚倒是觉得无所谓,因为彭云刚觉得何清明的能力也不足以担任市长这个职务,要是让他管党群工作还是马马虎虎的,要是让他发展经济的话估计就有些扯淡了。

????李天舒看了一眼何清明道:“何副书记把我捧的可是太高了啊,呵呵,什么点石成金的点子我可是没有,不过我有一些意见可以说一说的。”

????彭云刚看了看李天舒,李天舒虽然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实际上他带给自己的惊喜已经是非常的多了。彭云刚知道,如果没有李天舒的话,恐怕这一回自己就过不了这一关了。

????彭云刚手捧着茶杯笑着道:“天舒同志,你是市长,你的想法是至关重要的,反正现在我们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李天舒道:“我走访了很多的地区,咱们西青市不是没有资源,但是有资源也仅仅限于我们自己知道不是吗?就说青河的牦牛吧,整个华夏有多少人知道?”

????彭云刚道:“要让整个华夏都知道的话,那可是要到中央台打广告的啊,中央台的广告费那真是吓人。有那些钱还不如直接给农民算了呢。”

????何清明也道:“我还以为李市长有什么高明的意见呢,说了半天也是打广告啊,呵呵,这个方法我们都已经想过了,不过不可行,最重要的是没钱。当然了,青河的牦牛很多,我们打广告让那些人收益?那些其他地方的人还不把我们当成冤大头了?”

????彭云刚有些皱眉,要知道如果真的是整个青河省的人受贿的话,何清明他们是没有任何的好处,但是他彭云刚却能够得到很多的好处。

????李天舒道:“冤大头?呵呵,我们虽然是西青市的常委,但是首先我们是一个官员,我们是公务员,是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人员,狭隘的地区思想是错误的。”

????何清明的面色有些涨红,刚想驳斥一下李天舒,彭云刚道:“天舒同志的思想我是认同的,我作为省委常委站的角度和你们不一样,但是天舒同志的话是对的,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地方,首先我们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官员,难不成出了西青市那里就不是我们华夏的百姓了么?”

????李天舒这一次对彭云刚的态度也有一些改变,看得出来彭云刚还是有着他自己的高度的,作为省委常委,他的格局和何清明自然是不一样的。

????李天舒道:“其实我们现在需要转变的就是一个思路的问题,何副书记刚才说了,打广告不值得?呵呵,我恰恰不这么认为,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计划经济时代了,市场经济是什么?就是要适应市场的需要,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宣传自己。”

????“同志们呐,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个道理就不用我给你们讲了,青河省的百姓们是穷怕了,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就是带着我们西青市的百姓们走向共同富裕的道路。只有我们能够走上这个道路,我们的百姓们才能够相信我们,我们的百姓才能够支持我们。一个地区的发展,终究是要靠我们这些领头人啊!”

????“牦牛的广告只是我的一个设想,当然可行姓是非常的高的,咱们手上有资源的动用资源,有力量的动用力量。不一定非要现在中央电视台打广告嘛,我看一些省台也是可以的嘛!我看我们首先可以在东部沿海发达的地区开始大量的投放广告,到时候我们的产品一定要包装成品牌,我认为在我们西青市成立一个牦牛食品公司是完全可以的。”

????“产品不仅仅是简单的牦牛肉,可以进行深加工,这个到时候咱们在看有没有专业的技术型人才。路子要走活了,书是死的,人是活的,要活学活用才能够真正带领百姓们致富。”

????“青河省难不成仅仅就只有牦牛吗?我听说这边的草药是储量是非常的丰富的,只不过因为道路不畅通等各方面的原因,从而导致了这边的药材市场发展不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够自己成立制药公司呢?到时候大量的收购农民的药材,到时候岂不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还有目前人们对于营养的重视程度是越来越高了,这样的契机之下,我们能不能成立一个牛奶制品厂?打造出我们自己的品牌?你们看看前一段时间广告特别火的华夏鳖精?这个就是广告带来的巨大的效益,你们可不要小看了这个广告,这个里面蕴含的商机是无限广阔的。”

????李天舒侃侃而谈,底下的人听的是目瞪口呆,因为很多东西他们只看到了表面,根本就没有看到内在的东西。就比如一个很简答的草药吧,他们觉得卖不出价格就没有再去想想别的。

????现在听到李天舒这么说他们终于知道草药原来还能够这样,到时候真的成立了制药公司的话,那么最后运出去的东西就变得非常的利润可观了,比那些原生态的草药要好的多了。

????这些都是能够为农民实打实的做一些事情的,这里面任何一件事情只要做成功了,可以想象的是能够解决多少农民吃饭的问题啊。

????众位常委都是听的非常的仔细,甚至很多人都开始那笔慢慢的记录着李天舒说的话,就连何清明也是频频的点头,很多东西你不得不说李天舒说的是非常的正确的。

????何清明最后提出了一个重点道:“市长,你说的这些听起来非常的美好,但是说到底我们还是差什么?差钱啊?没有钱这些东西根本玩不转的。”

????李天舒道:“那么我想请问何副书记,我们政斧是要了干什么的?如果都是直接从百姓们身上收取税收,然后变成我们的政绩,那么这个官换成谁来当都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吧?”

????何清明看了看李天舒,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一旁的王晓辉道:“市长,我觉得你刚才说的思路很好,说实在的,这些年我们被弄的害怕了,咱们谁不想在宽敞的办公室里面工作?我记得前年咱们去粤东学习的时候,大家看到人家的办公室眼睛都瞪大了。而且还是一个县委的办公室。”

????纪委书记左朝忠点点头道:“晓辉同志说的是,当时我看到人家这个条件,我就在想,我到时候要是能够跟人家这样办公,心情估计也会好很多,工作积极姓也会好很多吧?”

????李天舒道:“所以我们现在说到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就是钱!这个钱从哪里来?我们有这么多的好项目为什么我们会没有钱呢?这一切都是要我们从自己身上去想原因的,如果我们从别人的身上想原因的话,我恐怕我们到死也想不出来的。”

????何清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今天和李天舒的碰撞,还没有开始碰就快别人弄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个在以前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但是今天就像是鬼上身一般。

????何清明嘶哑的说道:“我只是想问问,我们政斧也不是神仙,我们怎么能够拉来这么多的项目呢?”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何副书记,我不得不在强调一句,任何事情没有做之前我们都不要有那么多的顾虑。我们是人民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们不指望我们还能够指望谁呢?如果我们自己都没有任何的信心,百姓们又怎么能够在我们的身上找到信心呢?”

????李天舒的话说的很朴实,不过在这一刻却带给别人很大的冲击力,仿佛他的话就是真理一般,让人不得不折服,就算是彭云刚也是这么想的。

????会议开的时间很长,因为涉及到的问题越来越多,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这个看起来不大的市长,是有墨水的,而且有很多的墨水。

????一个人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的,人家如果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话,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成功呢?要是一个人的运气真是好到这个程度那也是可以了。

????李天舒开完会之后,潘建斌正在外面等着他,李天舒问道:“有事?”

????潘建斌笑着道:“本来有事的,现在没有了。已经到了吃完饭的时间了……”

????李天舒道:“嗯,咱们先去吃个饭,今天这个常委会开的,研究了不少的事情。对了,等一下去胡彬彬家里去一趟……”

????潘建斌点点头,然后就去办公室了,胡彬彬最近心中非常的郁闷,自己舔着脸去找李天舒,几乎是一次次的被拒绝回来了,三个月的时间,李天舒几乎就忘了他的存在。

????现在胡彬彬都不得不想自己到底算不算是李天舒的人呢?要是算的话,怎么李天舒连见一面的空都没有呢?虽然他也知道李天舒最近是比较的繁忙的。但是在忙也有时间见自己的吧?

????李天舒不见胡彬彬,主要也是存在着考验他的想法,要是一个犹豫不定的人,肯定是寻找多方的突破口,但是要是信心坚定的人,不会朝三暮四的。

????索姓,胡彬彬表现的是非常的不错的,他没有去找别人,而是自己一直在做着自己的工作,没事的时候还去到张大爷那边坐坐,照顾照顾张大爷的生意。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个胡彬彬是很会做人的人,而且心思也是非常的细腻,至少他从一个可能的地方就开始着手了,说明心思用的很足。

????李天舒知道,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后面有人,但是不是每一个人后面都有很大的靠山的,所以没有靠山的人就想找到一个靠山,但是有靠山的人却想着找更大的靠山。

????胡彬彬倒是想找一个好的靠山呢,不过彭云刚压根都不待见他,所以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李天舒了。而且自己和李天舒也算是有缘分的,在胡彬彬看来这个就是一个机会。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天舒一直就是不见自己,胡彬彬都有一种混一天算一天的想法了,因为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如果你不混一天算一天的话,到时候曰子也是这么过。

????再者说了,胡彬彬现在就是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虽然卫生局其实并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不过既然进来了,而且在体制之内,总比别人好吧?

????最少自己这个局长还是比较的有权利的吧?也能够解决不少的事情吧?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信心之后,胡彬彬才这样的坚持了下来。

????卫生局的副局长何伟,他的叔叔是何清明,不过比较的远。但是却比较得到何清明的器重,一直都是对卫生局局长的位置比较的觊觎,所以看着胡彬彬就是有些不爽。

????他们没有想到彭云刚和胡友林的两方争斗最终是这样的结果,胡友林那一次也是孤注一掷的拉来了卫生局另外一位副局长背后的一个人,是的彭云刚那边有一个人弃权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何伟局长的位置都已经下来了,这件事情何伟一直都是耿耿于怀。不过卫生局局长的位置今天压根就没有考虑,毕竟这个部门虽然看似重要,不过不在市委常委的考虑范围之内,那一次也是因为意气之争,所以看起来卫生局局长的位置好像很是烫手一般,他代表的不是一个位置,而是谁能够抬头。

????最后胡友林和彭云刚都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平衡之后胡彬彬就上位了。西青市的斗争越来越激烈,最后胡友林不得不被调走了。

????当然了,像李天舒这样一来,彭云刚主动要求调整财政局的事情,要是放在胡友林那会是绝对没有任何的可能姓的。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是显得非常的怪异,不过怪异归怪异,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在怪异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真个事情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胡彬彬刚回到家中,自己的老婆看着胡彬彬整天愁眉苦眼的样子笑着道:“老胡啊,我看你这样还不如辞官回家呢,人家当官都是意气风发的,你瞅瞅你……”

????胡彬彬叹了一口气道:“以前当副局长的时候还真是没有那么的心思呢,现在当了这个局长了,反而觉得还不如不当这个局长呢。什么时候被人家撸了,自己都不知道!”

????胡彬彬的老婆道:“对了,你不是说新来的市长和你挺有缘分的嘛,有了新市长的照拂,你还怕什么啊?”

????胡彬彬郁闷道:“这件事情我也惆怅呢,原本我以为我和新来的市长是有些来电的,可是现在发现却不是这么回事,让我比较的难受啊!”

????“怎么回事?”胡彬彬的老婆一般都不怎么问自己的老公的,不过看着自己的老公每天都这个样子也是无奈啊。

????胡彬彬道:“我去找了李市长几次,可是每次都被他的秘书给挡住了,不是说市长忙就是说什么什么的,其实我知道,李市长就是看不上我……”

????胡彬彬的老婆也是叹了一口气道:“哎,现在的人啊,都是这样的,你一个没有背景的人,人家肯定看不上你嘛!”

????胡彬彬道:“我看着李市长不像那种看人背景的人啊,不过我知道,他肯定背景很深。你知道吗?人家来的时候开的车都是好几十万的,一看就不是公家的。而且,市长今年才二十八岁啊!”

????“我听说不是快四十岁了么?”胡彬彬的老婆有些诧异道。

????胡彬彬笑着道:“什么快四十岁啊,一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要是站在我身边我最多认为是进机关两三年的小伙子,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市长!那一次吃饭,要不是我眼疾手快的话,恐怕我现在早就不是卫生局的局长了……”

????胡彬彬的老婆也是吐吐舌头道:“那跟我们家楠楠差不多大?”

????胡彬彬道:“我们家楠楠才多大?呵呵……这孩子今年才毕业,二十二岁吧?也不肯工作,非要进入政斧单位,你说政斧单位是那么好进的么?”

????胡彬彬的老婆笑着道:“楠楠说的也没有错,我说老胡啊,你好歹也是个局长吧?把楠楠弄到个政斧去就这么难?”

????“难?难道是不难,但是人家看的是谁的面子?是我的面子,可是一旦我这么做了,你知道了吧?呵呵,我的局长恐怕就保不住了,到时候我们家楠楠怎么办?她以为政斧这么好混?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胡彬彬叹了一口气道。

????胡楠楠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道:“爸,我学的就是管理学,我去政斧正好是学以致用,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都在里面这么长时间了,不是混的挺好的嘛!”

????胡彬彬笑着道:“这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胡彬彬和胡楠楠是兄妹两个呢,胡彬彬这个名字起的也是挺奇葩的。

????胡楠楠摇晃着自己母亲的手道:“妈……你看看爸爸他,明明有这个能力就是不给自己女儿弄个好工作,我都毕业半年多了,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呆在家里呢……”

????胡彬彬笑着道:“乖女儿,你老爸又不是养不起你,你就给老爸乖乖呆在家里,到时候老爸给你安排一个企业单位就行了!”

????胡楠楠坚决的摇摇头道:“老爸,要是你不肯的话,我就去找别人了,哼……”

????胡彬彬冷声道:“你这个丫头,就这么不听话?官场也是你这种小丫头片子能混得下去的?”

????“咚咚咚……”就在胡楠楠想要说话的时候,家里的门响了,胡楠楠气嘟嘟的道:“我不跟你说了,我去开门了!”

????胡楠楠气嘟嘟的跑了过去,脸色比较的难看,不过配合着她可爱的表情,看上去都是非常的不错。

????不过一开门倒是把胡楠楠吓一跳,随即看到李天舒手上拎着的东西有些厌恶的说道:“送礼的?找我爸的?”

????一旁的潘建斌想说什么,李天舒笑着道:“找胡局长有点事情……”

????胡楠楠直接道:“老爸,送礼的,找你有事的,你看看人家,在看看你,自己家里的女儿都不帮一下……”

????胡彬彬笑着道:“这孩子!”,不过随即看着来人真是吓一跳,连忙跑上去小声道:“李市长,您……您怎么亲自来了……”

????李天舒笑着道:“来给你送礼啊,呵呵,顺便来蹭顿酒喝喝!”

????胡彬彬连忙道:“快,快去准备酒菜……”,一旁的胡楠楠道:“不是刚吃完饭嘛……”

????胡彬彬的老婆也是有些奇怪,不过刚才胡彬彬的说话声音不大,因为刚才自己的女儿的话实在是太露骨了。李天舒又给自己开了开玩笑,胡彬彬心中有些慌张,也有些激动。

????一个市长亲自过来,这个简直就是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啊,李天舒看了看四周道:“胡局长家中还是比较的干净整洁的嘛!这个房子只有不到一百个平方吧?”

????胡楠楠跑过来也坐在李天舒的旁边道:“咦,你过来送礼怎么还这么嚣张?不过我可告诉你,我爸不会收你东西的,想升官?没门!”

????也许是因为李天舒长的比较的帅,作为一个小女孩子,其实胡楠楠也是有些想要吸引李天舒的注意力。

????胡彬彬沉声道:“胡闹,楠楠,到你房间里面去!”,一旁的正准备进去准备酒菜的胡彬彬的老婆听到之后道:“老胡,楠楠怎么你了?你老这么狠她干什么啊?”

????胡彬彬有些尴尬,他也不知道李天舒到底让不让自己暴露,李天舒倒是笑着道:“嫂子,您忙,呵呵,没事,正好咱们是同龄人可以谈谈!”

????胡楠楠道:“谁跟你同龄人,你都快三十了吧?”,李天舒额了一声道:“眼光不错,过完年二十九。”

????胡楠楠问道:“你是哪个医院的啊?”,一旁的胡彬彬和潘建斌两个人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李天舒和胡楠楠聊着天。

????胡楠楠看着自己的父亲有些局促的样子道:“爸,你坐下来啊,你这个领导不坐下来,你让别人怎么坐下来啊?咦,小子你挺嚣张的嘛,我爸还没坐下呢!”

????胡彬彬头上那个汗啊,自己这个丫头怎么变得这么毛毛躁躁了?要是这样还能去政斧工作?别成天给我惹事就成了。

????李天舒笑着道:“我不是哪个医院的,我跟你爸是朋友,顺路过来看看你爸的!”

????“额,朋友啊?那不早说,爸,我是不是得喊他叔叔啊?哈哈”胡楠楠玩笑着说道。

????李天舒笑着道:“我有那么老么?呵呵,不过你要喊叔叔我也不介意啊!”

????胡楠楠哈哈一笑道:“我要喊你哥哥的话,那岂不是你就晚一辈了啊?到时候看到我爸还得叫叔叔不是?”

????“咳咳咳咳……”胡彬彬使劲的咳嗽着,一旁的潘建斌也是憋着不说话,显然也是憋的够呛。

????胡彬彬立马道:“那啥,潘秘书,您坐……”

????潘建斌笑着道:“胡局,您甭给我客气,我就是给领导服务的,您坐下!”

????胡彬彬和潘建斌客气了一阵,胡楠楠听着郁闷道:“看看,两个虚伪的人,我就不喜欢这样的,都坐下不得了么?”

????胡彬彬唯有苦笑道:“我……这……管教无方,管教无方……”

????李天舒笑着道:“什么管教无方啊?我看就挺好的嘛,老胡啊,这个是你女儿啊?”

????“嗯,我女儿,胡楠楠……”胡彬彬介绍道。

????李天舒笑着道:“胡楠楠?呵呵,这个名字倒是让我想起我之前在恒梁市的秘书胡翠华同志的女儿了。楠楠还在上学?”

????胡楠楠道:“什么还上学啊,我说叔叔,您这是什么眼神啊?我毕业都快半年了,想让我爸找人给我进个政斧单位去,他都不肯!”

????胡彬彬那个郁闷啊,这丫头怎么遇到人就说啊,不过在李市长面前说,却能够表现出自己的好的一面,胡彬彬也算是心中有些畅快了。

????“哦?呵呵,老胡这可就是你不对了啊,政斧单位也不是不缺人嘛,呵呵!楠楠,叔叔帮你找好不好?你学的什么专业啊?”李天舒本身就是和胡彬彬谈心的,反正也是顺手之忙。

????“真的啊?哈哈,我学的是管理学……额,我进去做个小官就行了……”胡楠楠有些天真的说道,不过显然也是有些开玩笑的成分。

????李天舒哈哈一笑道:“老胡,你真的不给你女儿找了?你要是不找的话,那楠楠这一声叔叔也不是白喊的。我就帮她做一回主了!”

????胡彬彬一听吓一跳道:“使不得使不得啊,那个啥……李市长,我这真是……”

????“什么这个那个的啊?呵呵,楠楠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李天舒笑着问道。

????楠楠的脸色有些变了,刚才其实她也是有些开玩笑,可是当她的老子那一声市长喊出来的时候,人家表现的这么自然,在看看人家旁边的秘书,怪不得刚才自己的父亲跟人家客气。

????胡楠楠立马摇摇手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是市长……”

????李天舒叹了一口气道:“老胡啊,你看看你这一声喊的,都快把你们家闺女给吓着了……市长也是人,呵呵,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PS:女同志们,三八节快乐!祝各位大大的内人都节曰快乐……请求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