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四章 华家谈心(一更,求朵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云在李天舒还没有回来之前就走了,不过李天云现在回去之后的压力就要小很多了。

????华立民这一次回来之后,也是向家里汇报了一下情况,华老和华国东还华立刚都在那边,目前华立刚的心情是非常的不好。

????华老坐在那边,感觉精神有些不太好,不过眼神还是异常的锐利,华老问道:“这一次的事情怎么那么的不小心?”

????华立民道:“爷爷,这一次的事情也是无巧不成书,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个尹道明就是尹家的人,后来知道了,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华老道:“任何事情首先需要保护的是什么?就是自己,如果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话,到时候任何的成功都不能算是成功。这一点我相信你也是非常的清楚的!现在我在说这些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在这一次的事情中认清楚自己的责任和形势。”

????华国东道:“是啊,立民,你是我们家的希望,不能因为图一时痛快而让我们这些人担心,你知道爷爷知道你的情况之后是什么样吗?”

????华立民低下头道:“爷爷,我知道我错了!”

????华老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一次的事情幸好没有出什么事情,从这一点上来看,你和李天舒两个小家伙还是需要更多的锤炼啊!”

????华国东道:“不经历风雨,怎么能够有晴天呢?尹家这一次虽然算不上元气大伤,不过至少给他们敲响了警钟了。不过凌总那边好像并没有什么意向让尹金山下来……”

????华老冷哼一声道:“凌总怎么可能希望尹金山下来呢?你都做常委了难不成想法还这么的幼稚?你知道将尹金山同志培养起来是花费了多少的?而且你觉得凌总还有时间去培养另一个尹金山吗?没有!既然没有,除非是发生了不可逆转的事情,否则的话i本上没有任何的可能姓换人的!”

????华立民有些恨恨的说道:“我估摸着尹金山也是看出了这样的情况才有些肆无忌惮的!”

????华老道:“小尹这个人其实我是知道的,这件事情做的虽然不是很地道,不过这个人还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如果你小看了他,以后有你吃亏的曰子在后面!”

????华立民道:“我不会小看任何一个对手的,不过任何人想要挑衅我们,我们不回击是说不过去的。”

????华老道:“不过从这件事情上来看,我看真正对你造成巨大影响的应该还是李家的李天舒,这个孩子的心姓实在是太过的坚硬了一些。就比如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试问一下,你到底是冲着这个为主要目的去的,还是冲着和尹家而去的?”

????华立民有些脸红的说道:“本来我看李天舒坚持,我就下来看看什么情况,后来一听说是尹家的人,我就想着让他们也尝尝苦头……”

????“格局啊!”华老叹息一声说道:“为官者想要平步青云,第一要素就是把人民装在自己的心中,如果没有这个,那么你的格局就低,想要更进一步的话可能姓就不是很大了。”

????华国东也道:“政治斗争看上去是大道,实际上也是小道,我以前一直认为打败了一个主要对手,我的位置就很稳固了,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并不是这么回事。人才太多了,犹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但是很多人往往不能够正确的把握自己,最终导致了自己的失败!”

????华老道:“很多人总感觉自己怀才不遇,认为这个位置给自己做,会比别人做的更好,但是往往真正让他上这个位置的时候,他又想着更高层次的位置。做任何的事情都要能够沉下心来,组织上难道看不到你的工作成绩?我告诉你,只要你在这个位置,有着无数双眼睛看着你,你不用担心别人看不到你的成绩,你要担心的是如何让别人找不到你的瑕疵。”

????华国东道:“立刚的事情让人很心痛,实际上立刚的能力我是知道的,虽然没有你强,但是至少走上一个省部级的行列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但是为什么他就失败了呢?”

????华立刚的头低的几乎看不到自己的脸,华老道:“立刚,男儿不要怕失败,如果一个人连承认失败的勇气都没有,你还能有什么太大的出息呢?”

????华立刚抬起头,看着华老慈祥的眼神,这一瞬间似乎有着更多的感悟,华国东道:“立刚的失败是因为他轻敌了,他总是认为自己是京城下来的,谁敢动自己?实际上地方和京城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们总是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看的很重要,如果别人侵犯了他们的利益,就算是天王老子过来了也是不行滴。”

????华老道:“如果你以权压人,你能够压的住别人一时,但是你压不住别人一世。地方上的政敌很多,你能够把一个人给弄走了,难不成你能够把一片人都弄走了?规则!任何的时候都要讲究的就是一个规则,没有这个规则你就不能适应这个游戏,你不是古时候的皇帝,即便是古时候的皇帝,如果你当真是触犯了核心利益,到时候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华立刚道:“爷爷,我知道我错了,我一直都在认真的反省自己的错误,不过我是没有什么机会了。”

????华老摇摇头道:“也不是没有任何的机会,我告诉你,任何事情都是存在变数的。”

????华立刚眼神一亮道:“我还有机会?”,华立刚真的是很激动了,自从那一次被弄下来之后,一直被圈禁在京城,说实话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犹如坐牢一般。

????现在亲口华老亲口说自己还有机会,那么自己就是还有机会了,只是李家打压的厉害,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机会呢??

????华老笑着道:“机会都是人创造的,不过这一辈子你想要进入政治局是不可能了,但是想要在地方上有一些作为还是有机会的。李天云的事情你知道的吧?如果我们压他几年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们只能用这个交换一下,希望李家能够给你一个机会。”

????华国东道:“这个问题我和宏远同志交换过意见,基本上宏远同志也同意了我的想法!”

????华老道:“人家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呢?他自然也知道立刚是没有什么机会对他们家族的两个人造成太多的影响了,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他给我们释放出了一个比较好的信号。”

????华国东道:“自从李家起来之后,我们之间基本上就没有太多的合作了,这一次也算是因祸得福的缓解一下压力吧!”

????华老道:“嗯,只能是这样了,缓解一下压力也是好的,尤其是立民,你说说看你以后的打算……”

????华立民道:“说起以后的打算,原本我还真的存在着一定要把李天舒给弄倒的意思,可是经过这一次的接触之后,我发现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做的太过绝对。”

????华立刚道:“李天舒这个人很阴的,我就被他阴了一次……”,华立刚还对盐宁县的事情耿耿于怀呢!

????华老有些生气的说道:“立刚,如果你一直都是这样一个心态的话,我恐怕以后谁也救不了你了。你一直认为别人都是亏欠你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并不是别人亏欠你的,而是你去主动招惹别人的?那一次的事情你自己心中不清楚么?你以为一个对手就是这么容易被打倒的?”

????不过那一次的事情,华立刚只能把这个总结为李天舒的运气是非常的好,原本那一次华立刚以为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就能够把李天舒给拿下呢。

????华立民道:“爷爷,之前我的想法出现了一些偏差,我以为我能够带着二十亿的资金过去站稳脚跟,然后寻求机会直接把李天舒挤走就行了。可是到了那边我才发现,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以为李天舒对我的威胁最大,可是我看真正对我威胁最大的应该是团系的人。”

????华老眼睛一亮道:“有点意思了,你说说看……”

????华立民道:“团系的人一直都觉得我们和李家的争斗,必然什么时候都需要征求他们的意见,这样一来,实际上我和李天舒两个人就相当于受到他们的摆布和控制,最后无论西青市怎么发展,实际上团系的力量都会比我们两家快,我之前过去的时候就进入了一个误区……”

????华老哈哈一笑道:“看来你终于明白把你弄过去的含义了,这一次让你过去你真的以为是一定要把李天舒给弄的没有容身之地么?说实话,这方面我还真是对你没有太多的信心,李天舒一路都是在基层走过来的,这样的人对于基层的那些事是了若指掌的,而你一直都在机关工作,有些事情实际上还是有些欠缺的。”

????华立民点点头道:“至少有些事情上,我是做的不如天舒市长好的。这一次天舒市长的意思让我负责干部制度考核的事情和农村经济建设,我认为是大有可为的。”

????华老叹了一口气道:“还是格局的问题啊,李天舒难道不知道西青市发展了,他就发展了的道理吗?他是在释放一个信号,一个华李两家双赢的信号,这个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他压根就不想在西青市和斗下去,我想这个其中的原因你应该知道一些吧!”

????华立民点点头道:“是啊,爷爷,西青市实在是太穷了,很多人连最基本的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果还不能够认清自己的话,恐怕最后组织上对于我们的评价就太低了。西部大开发一直都是国家最为重视的问题,我相信我和李天舒第一次合作之后,应该还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的合作!”

????华老道:“即便是不合作,你们也是存在一个比较的关系,到时候就要看你们两个人的能力了。”

????华国东道:“李天舒这个人你到底怎么看?”

????华立民道:“以前我对他的认识非常的肤浅,只能说是肤浅了,大伯您也知道,京城的天涯海阁会所现在我交给立刚了,以前李天舒是个什么人我也就不说了。但是这一次通过接触,我发现这个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李天舒,各方面的表现都是很优秀,尤其是为民之心一直都是很坚定。我认为这个是我遇到的最大的对手,或许也是一生的对手!”

????华老点点头道:“这个小子我也还是研究过的,你们认为当年南巡首长为什么会收他当干孙子?其实这件事情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们,我还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华国东一愣,随即问道:“父亲,您说说看……”,华国东也是好奇,因为当年南巡首长对于小一辈基本上都是那种偶然关心一下就能够让人激动半天的。

????自从李天舒突然得宠之后,很多人都在分析,李家的狗屎运上来了。实际上到底是不是这个情况呢?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不过不知道不要紧,最重要的是现在有知道的机会了。

????华老道:“后来南巡首长过世之后,我听老首长的秘书说了一下,当年李天舒深受老首长的喜爱,以为他的眼光颇为的让老首长欣赏!苏联解体实际上在这之前李天舒就已经向老首长进言了,据说和当时李天舒分析的情况非常的相似,你们当真是以为人家是狗屎运不成?”

????几个人都在低头沉思了起来,这个李天舒没有想到竟然有那么好的眼光。怪不得当年华立刚会失败了……

????华老道:“不要把任何的事情都归结为运气,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好运气的人?今天的事情就这样了,以后你们该怎么做按照你们的想法去做,实在是遇到不确定的问题在询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