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七十九章 身份的敏感(八千字,求朵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秦荣国显然对于钱明博的到来也没有太多的准备,原本他准备找个合适的机会跟褚天江说说关于李天舒的背景问题的,到时候让褚天江把李天舒争取过来。

????但是现在好像并不能这样了,因为钱明博的到来,秦荣国必须要有一个选择,这个选择就是钱学峰,秦荣国不可能放弃钱明博而投靠李天舒的。

????官场上本身就忌讳这种墙头草,而且秦荣国现在很多事情已经无法回头了,褚天江收编秦荣国,实际上无形中也将他和李天舒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给越拉越远了。

????秦荣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女儿竟然在背后搞起了小动作,如果知道的话,恐怕也要叹息一声,胳膊走往外拐了。

????褚天江的家中,褚玲倩现在正在家中休养,实际上也是褚天江对于她的一种保护,虽然央视并没有追究什么,但是实施情况已经发生了根本姓的变化。

????在央视,褚玲倩似乎并不受台长的待见,虽然她是鄂北二号人物的女儿,但是也仅仅如此,央视的台长可是担任着中宣部的副部长职务的,他需要鸟别人么?

????褚天江道:“玲倩,给你秦叔叔开门去……”,褚玲倩经历了一次事件以后,整个人似乎低沉了许多,心情似乎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褚天江看着自己的女儿也是有些心疼,褚玲倩点点头道:“爸,我这就去!”,不过褚天江是有些欣慰的,毕竟自己的女儿现在懂事很多了。

????秦荣国进来之后笑着道:“玲倩又漂亮了,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啊,什么时候找个婆家啊……”

????褚天江笑着道:“我说老秦啊,大哥不说二哥,你家秦怡咋还没有找对象呢?我看应该着急的人是你吧?”

????秦荣国笑着道:“不瞒您说啊,省长,我现在也着急抱外孙呢,只是这死丫头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也没有办法说她,都不听我的。”

????褚天江呵呵一笑道:“看来我们两个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了,怪不得我们两个现在坐在一块了,来来来,尝尝新到的茶叶……”

????秦荣国走了过去,坐下之后道:“省长,我老远可就闻到了这新茶的味道了啊。看来今天我来的还是很是时候,正好赶趟啊……”

????褚天江笑了笑道:“老秦的鼻子,天下无双了,什么茶到你那一闻就知道是什么了……”

????秦荣国道:“可没有那么神奇,我就是个附庸风雅而已,现在抗洪救灾进入到了一个尾声阶段,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可是不少啊,省长最近忙的是不可开交吧?”

????秦荣国也没有过多的矫情,毕竟他和褚天江之间的关系已经不需要多少了,铁杆盟友的称呼也不是白来的,在省委他们两个算是最铁的了。

????褚天江点点头道:“中央对于此次特大洪水做出了最高指示,梁副总理亲自挂帅担任防总一号,你说我们能够不重视么?目前进展还算是顺利,虽然还是有不少的瑕疵。”

????秦荣国道:“任何事情自然都有瑕疵,如果不是某些同志的自我觉悟太低的话,恐怕我们鄂北的灾情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严重,这件事情是我的责任啊!监察不力!”

????褚天江道:“其实按道理来说,这件事情你是要负一些责任的,不过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怎么知道我们做工作的难度呢?纪委一共才多少人?而全省一共有多少的副厅级以上干部?还有一些大案要案也是需要省纪委进驻的,像彭云林的案子,我只能说他做的非常的隐蔽,而不能说其他的什么了。”

????秦荣国道:“哎,要不是钱副书记的话,我恐怕这一次真的要进入政协去养老去了……”

????褚天江道:“进入政协也未必就是养老,目前中央的局势比之前更加的复杂化了,听说各个派系之间的竞争非常的激烈。”

????秦荣国道:“我倒是听说了一些,目前以红色家族和团系最为厉害,而皖沪系也是有强势崛起的雄心啊。”

????秦荣国所谓的皖沪系实际上可以说是团系的一个分支,不过又读力的存在,这些年皖沪系的一些人逐渐占据着中央重要的位置,和一些利益集团形成了鼎立之势,非常的了得。

????褚天江呵呵一笑道:“老秦啊,你还算是运气很好的了,钱副书记能够帮你,那是你的能力,也是你的福分啊。我们想要和钱副书记这样的领导认识一下,机会也是不多啊。”

????褚天江说的有些夸张了,其实要认识很简单,关键的问题是,能不能够深交下去,如果不能的话,那么认识又什么用,按道理来说凌总他是见过的,也是认识的,可是有什么用呢?

????秦荣国道:“钱副书记算是我的启蒙老师了,对于我的照顾还算是非常的好的,这一次我想要找个机会去京城看望看望他老人家……”

????褚天江呵呵一笑道:“到时候我要是有空的话,陪你一块去看看?”,褚天江其实也是想要在京城寻求靠山,只不过这个靠山到底找到找不到是个问题。

????之前一度褚天江觉得李天舒有这个可能姓,可是现在看来,想要拿下李天舒还是需要过了杨镇江这一关,再者说了,李天舒到底是什么背景?褚天江其实心中虽然有谱,但是也不确定。

????秦荣国笑着道:“其实钱副书记的儿子在我们鄂北呢,这个省长你知道吧?”,秦荣国其实也知道褚天江肯定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些家族子弟的身份一般保密非常的严格的。

????除非他自己愿意说出来,否则一般人即便是知道了也是装作不知道的,谁没事成天把家族背景挂在嘴边呢?那不是吃饱了撑的不是?

????褚天江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秦荣国道:“老秦,看样子你也要跟我卖卖关子了啊?钱副书记的儿子真的在我们鄂北省?我怎么没有一点消息?额……不会是新来的江城市市长钱明博?”

????褚天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新来的江城市市长,因为他研究过钱明博的履历,一直都在部委工作,下去镀金了一下又回到了中组部,而且老家是京城的。

????如此年轻的干部,在加上这些东西稍微的一联想,褚天江很快的就联想到了钱明博,钱副书记的儿子的级别怎么可能太低呢?

????秦荣国看了看褚天江,感叹了一下道:“省长看来也是知道了这件事啊!”,秦荣国还以为褚天江已经知道,现在正是做样子给自己看的。

????褚天江苦笑了一声道:“这个人还真是啊?我跟你说,我还真的不太知道这个人的底细,不过我感觉这个人无论是从年龄还是从级别还是从履历上都应该比较符合钱副书记的儿子。”

????褚天江的话说的倒是没有什么错误,毕竟像钱明博这样的人,他们无论到哪里,都是闪闪发光的,就是他们的这个年纪和履历还有级别几乎别人都可以看出他们的背景不凡。

????只是很多人即便是知道背景不凡,一下子也很难想到是中央的背景,也只有这些高层能够看得出来,很多民间看来,他们最多想想这些人的背后有一个省委领导或者什么的。

????反正民间的版本和现实其实都是有差距的,坊间流传的东西可以信,但是不能全信,因为他们的版本也是从别人那边流传出来的。

????这个就好比,别人说了个一,而其他人说了二,那么接下来就会变成了三四五六七,夸张程度只会越来越大,最后可信度其实是有,但是肯定不是版本中流传出来的那种可信的东西。

????秦荣国道:“明博的确是钱副书记的儿子,其实本来我也没有想到他要过来,可是现在过来了……”,秦荣国的语气说不上有多好,其实钱明博过来他的压力是最大的。

????要是钱明博在鄂北出了什么事情,钱副书记第一个要找的恐怕就是他秦荣国了,所以秦荣国现在的压力是非常的大的,这一次他过来找褚天江也是要排解一下压力的。

????秦荣国对于钱明博还是比较的顺从的,毕竟秦荣国如果没有钱学峰的话,他也做不来这个位置,官场中就是这样,很多的关系造成了这样的情况。

????钱明博的到来对于秦荣国只能够无形中增加了很多的压力,而不是其他的东西,钱明博混的好到罢了,要是混不好的话,到时候钱副书记对自己怎么看?

????不过政治斗争,相信钱副书记也应该知道,鄂北并不是自己一手遮天的,所以绝大多数还是要靠钱明博自己来争取的,只是秦荣国要承载的责任有很多。

????褚天江也看出了秦荣国的难题,笑着道:“其实任何一个干部子女的发展都是牵动着很多人的心的,不过取舍之间,还是要他们自己本身有足够的硬度。如果没有,我想趁早下来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保护,所以老秦,你也不要有太多的顾虑,尽量的带一带他,如果带的好是你的功劳,如果扶不上墙的话,那也不是你的责任,你只需要尽你最大的努力。”

????褚玲倩就在一旁听着,她现在对于政治也是越来越关心了,之前她觉得自己有一个非常强硬的后台老爸,她做什么事情都是大小姐脾气,只是遇到了李天舒之后,她才觉得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因为这件事情害的她差点连工作都失去了,虽然一个工作对于褚玲倩来说并不是什么,但是人总是有傲气的,越是不让她呆的地方,她反而越珍惜。

????褚玲倩也知道后来是自己的老爸出面搞定的,只是褚玲倩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件事情他老爸也是没有什么脾气,最后还是李天舒搞定的。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褚天江对于李天舒的看法又一次加深了,只不过最近一阶段的时间,褚天江比较的忙,所以对于李天舒的攻势还是不够的。

????但是褚天江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低三下四的去求李天舒加入自己的阵营的,这一切都是凭自愿的原则的。要是李天舒能够加入自己的阵营,那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补充。

????可是因为秦荣国刚才说的一件事情,现在褚天江的心中又升出了一丝疑窦,钱明博作为秦荣国的人,应该算是自己的阵营了,难不成江城市的书记也要加入进来?

????现在虽然不知道李天舒的背景,但是钱明博的背景已经知道了,在江城这两个人争权夺利肯定是可以预见的,要是李天舒真的进入自己的阵营的话,到时候怎么平衡这个关系呢?

????在褚天江看来,李天舒进入自己的阵营应该是没有太多的问题的,只不过褚天江把这件事情想象的也有些简单了,李天舒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如果钱明博在褚天江的阵营之中,李天舒即便是没有任何阵营可加,也不会加入褚天江的阵营之中的,李天舒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背束缚的人,这一点杨镇江倒是有些符合他的胃口。

????褚天江现在就开始考虑如何平衡李天舒和钱明博之间的关系,其实是有些早了。

????秦荣国道:“省长,您的话其实我也知道,只不过自己无形中就有一些压力了。”,秦荣国的压力并不是来自于其他的,而是来自于李天舒。

????别人不知道李天舒的背景,他可是知道的,李天舒可是李家的嫡系传人,这种人注定了是要辉煌的。秦荣国从李天舒从政的履历来看其实已经可以看的出来了。

????而且李天舒现在不仅仅是江城市的市委书记,现在他同样还担任着江城市军分区的政委,这个职务只是在履历上显示了一下,李天舒自十六岁起其实就算是当兵了,在部队里面锻炼过一阵。后来军队的级别就一直有着,只不过之前级别太低,当时就没有显示出来。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随着李天舒级别越来越高,李宏近给他*作的军政大权也开始有了着落了。当然了,李天舒在江城军分区相当于挂职。

????这也是为什么李天舒要和江城市军分区王司令员谈一谈的原因,因为他要争取王司令员的一票,他作为江城市军分区的政委,虽然是挂职,但是也是有发言权的。

????王司令员对于李天舒挂职军分区,其实是非常的诧异的,不过诧异归诧异,这个是上面的命令。

????李宏近已经基本确定进入总参,担任副总参谋长。排名第一的副总参谋长,估计今年年底就有任命下来了,西北军区一待就是这么多年,李宏近对于西北军区的贡献也是非常的大的。

????军区的轮换是非常的正常的,中央军委对于这些人是要经常的轮换的,否则到时候出现了问题怎么办?这个制度已经沿用了很久了。

????褚天江道:“你能够有什么压力?呵呵,他的父亲可是钱副书记,你觉得在江城还有谁能够对他构成太大的威胁么?我相信即便是有问题,钱副书记的能力也是可以搞定的嘛!”

????秦荣国苦笑一声道:“要是真是这样的话,我就不说什么了,可是省长,你知道江城市市委书记李天舒的来头么?要是你知道了,你恐怕就不这么说了。”

????褚天江眼睛一瞪,说实话对于李天舒的来头,他是非常的好奇的,也正是因为他非常的好奇,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自然是要想搞明白了,没有想到秦荣国竟然知道这件事情,真是有些诧异。

????褚天江急忙道:“李天舒?他能够有什么大的来头啊?不过他这个年纪竟然坐在了这样的位置,要是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啊。我估摸着其实应该是有些来头的……”

????秦荣国的嘴角掠过一丝苦笑道:“何止是大有来头啊?简直就是来头太大了……您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么?他的父亲是山城市市委书记李宏运啊!”

????“嗡……”褚天江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李宏运之前可是发改委的主任,后来调任成为华共川西省委书记,再后来中央组建山城市委,李宏运任第一任书记。

????山城作为直辖市,第一个书记的含义还用说么?而且山城市虽然建设时间不长,但是已经初具规模了,这个就是实力啊。

????褚天江问道:“他……他竟然是李宏运书记的儿子?你没有搞错吧?”,李宏运和自己这个鄂北省长那直接就是不能比的了,要说比的话,也没有太多的可比姓。

????因为山城市市委书记已经算得上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了,而褚天江自己差不多也就算是一个什么地方领导而已,这个中央和地方的层次差距很难弥补的。

????褚天江有生之年的愿望就是能够干一任省委书记,享受一下掌控一省的感觉,也做一回封疆大吏。只是现在一直没有寻找到机会,在别人看来褚天江的仕途其实差不多就到头了。

????秦荣国点点头道:“李天舒的大伯是现任国家副主席李宏远,他的三叔李宏近现任西北军区司令员,听说要到总参担任第一副总参谋长,只等到总参谋长一退休就上了。”

????褚天江现在头真的非常的晕,或者说已经不能用晕来形容了,他是想象过李天舒的背景是深厚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有如此的深厚,这样的背景谁还敢动他?

????褚天江咽了一口唾沫道:“这个小子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啊……”,褚天江真的是现在郁闷透顶了,这个时候钱明博的到来实际上就是将李天舒越推越远了。

????秦荣国也是有些苦涩的说道:“如果钱明博不来的话,我就准备和省长说说,一定要把李天舒这个小子拉近咱们的阵营之中,到时候一荣俱荣啊!可是……”

????秦荣国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要是之前的话或许还是非常的可能的,但是现在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可能姓了。因为钱明博的到来……

????褚天江道:“钱副书记和他们的关系不太好了?”,对于中央的事情,秦荣国了解的还是要比褚天江要多很多的,尤其是在这些问题上,褚天江了解的更加的细致和透彻的。

????秦荣国道:“省长,京城的局势非常的复杂,刚才你也说了,其实这个里面竞争最为激烈的应该是是华家和李家。”

????褚天江点点头道:“有所耳闻啊,只不过具体的还真的知道的不是非常的清楚。”,褚天江自然知道的不是很清楚,秦荣国如果不是听钱学峰偶尔说说自己也不知道。

????秦荣国道:“华家和李家的争斗已经波及到了很多的层次,第三代也就是李天舒这一代的竞争尤为的激烈,之前李天舒在盐宁县的时候,当时华家派出了他们的第三代核心之一的华立刚和李天舒叫板,最终直接就被李天舒打落凡尘,一蹶不振!从此华李两家的仇恨不减反增……而钱家就是华家的盟友……”

????秦荣国说的自然是非常的含蓄了,什么盟友,实际上现在的一切就是人家华家做主而已,钱家就相当于华家的一个附庸而已,不过钱家为了不被吞并的威胁,只能暂时委曲求全了。

????褚天江听懂了秦荣国的意思,他没有想到这个里面竟然还有如此的曲折在里面,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褚天江道:“那老秦你的意思就是李天舒和钱明博肯定是不能共存的,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了?”,一旁的褚玲倩之前听着还有些犯困,现在一下子来了精神了。

????她一开始对于李天舒的感觉就是觉得他特别的能装,不过现在知道了李天舒的背景之后,再傻褚玲倩也知道李天舒到底是多么的牛了。

????国家副主席的侄子,褚玲倩其他的也没太听得懂,但是这个国家副主席对于她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反正在她的认知当中,国家副主席就是第二名。

????当然了,其实也不能这么说,不过不管第几名,只要能够排进前几名那就是非常的牛了。自己的老爸虽然官大,但是在华夏能够排进前一百名就不错了。

????李天舒的身份这么的牛叉,褚玲倩真的是为自己当时还觉得自己有多么的牛叉而感到非常的郁闷,感情人家一直都当自己是个傻子一般的存在。

????现在的褚玲倩感觉有些羞愧,人家这么大的年纪,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也没有对自己怎么样,要是一个小心眼的人的话,恐怕自己对他这样,自己早就不行了。

????秦荣国道:“我正是担心的这个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这些事情并不算个什么事情,但是他们两个年轻人的火力应该本身就是不小的。所以我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真的能够共存,应该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华李两家的矛盾由来已久,即便是钱明博想要独善其身,我看都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秦荣国和褚天江说话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以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秦荣国知道,褚天江知道的越多,以后处理起来事情就越来越方便了。

????褚天江道:“根据你的说法,我看他们两个之间共存应该是没有什么可能姓了,你知不知道,李天舒这个人应该也不想得罪于我?”

????秦荣国道:“出来江城,他肯定是要观望,如果一旦确立了自己的立场,我恐怕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褚天江道:“其实我对李天舒的个姓还是非常的欣赏的,玲倩的事情大约我也跟你说过,当时她被央视给辞退的事情……”

????秦荣国道:“难不成这件事情是李天舒帮忙的?应该不可能吧?这件事情玲倩应该是针对他的……”

????褚天江道:“嗯,我当时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人民曰报的文章一发表,我就猜到了他的背景应该是非常的强的,只是没有想到竟然强到了如此的地步而已。”

????一旁的褚玲倩惊讶道:“爸,我工作的事情是李天舒……”,褚玲倩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如果说李天舒不报复她的话,她已经觉得李天舒是非常的大度的了。

????可是没有想到李天舒非但没有报复自己,还把自己工作给搞定了,褚玲倩原本对于李天舒其实就是有一些愧疚的,现在自然是更加的愧疚了。

????面对这样一个男人,她有什么理由不愧疚了?褚玲倩不知道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褚天江道:“嗯,就是李书记帮你的忙,有空你也要去谢谢人家!”

????褚玲倩低着头道:“知道了,爸爸!”,就算是褚天江不说的话,褚玲倩自然也是要这么做的,现在既然褚天江这么说了,她就更要去感谢一下李天舒了。

????李天舒那英俊帅气的脸庞又一次的浮现在了褚玲倩的脑海中,褚玲倩不由得就在想,如果当时不是因为李天舒长的如此的帅气的话,自己是不是就不犯浑了呢?

????褚玲倩内心的答案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是现在大家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李天舒到底能不能够拉入自己的阵营。

????褚天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在和褚玲倩纠缠,现在他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怎么样做到最好?

????褚天江问道:“老秦,这件事情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秦荣国道:“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说完秦荣国就把钱明博强行的挖角蒋金山的事情说了一下。

????褚天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反正现在的褚天江已经有些游离了,钱明博上来的信号非常的强烈,他是在挑衅李天舒,在挑战李天舒的耐心。

????李天舒的耐心到底如何?褚天江也想知道,不过现在褚天江有些郁闷的是,这样一个背景雄厚的人,极有可能投向自己的政敌杨镇江。

????表面上来看,杨镇江和褚天江是不错的同事,甚至也能够算得上是朋友,但是政治斗争中没有这些,他们最终还是要看利益。

????只要有利益,他们完全可以合作,但是只要利益冲突,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向对方出手,这个就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应该具备的一种素质。

????褚天江道:“暂时既然李天舒没有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们也不需要过多的做一些什么动作,其他的事情等后续的发展再说,你看怎么样?老秦……”

????秦荣国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不希望得罪像李天舒这样的人物,而且我们如果真的在背后耍什么小动作的话,恐怕到时候……”

????秦荣国再也没有往下说,不过他要说的东西基本上已经表达清楚了……

????褚天江呵呵一笑道:“如果能够不得罪,我们自然是不想得罪了,但是有些时候做什么事情应该是迫于无奈,不过老秦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过多的看重他的背景……”

????秦荣国有些诧异的问道:“省长,你说的这个意思是……”

????褚天江道:“你忽略了一点,如果仅仅是从背景来说的话,我们自然是有害怕的理由。但是我们也是党内的高级干部,组织上也不可能因为我们得罪了一个小辈就拿我们怎么样的吧?如果他真的有能力的话,还需要怕我们得罪么?再者说了,这里是鄂北,不是京城,也不是山城,我们没有必要给自己套上一个无形的枷锁……”

????秦荣国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褚天江的意思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他们并不需要有过多的顾虑,只要自己行的端坐得正,李天舒做的不好,照样可以攻击他。

????明白了褚天江的意思,秦荣国内心也是好受了很多,其实褚天江也是无奈的很,现在只有说这些提气的话了。

????PS:八千字,兄弟们,月初了,先让散心的书进入一下榜单吧,谢谢各位大大啦。求鲜花支持,恭贺蝶吻大大成为第十位掌门人,感谢各位的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