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百三十三章 李天舒的责问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舒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原本是打算直接给周岷山打电话的,现在蹦跶出来一个袁同斌,而且是省委副书记袁长青的儿子,这一下子让李天舒改变了自己的决定,作为长期摸爬滚打于政坛李天舒来说,他的政治敏锐姓很强。

????周岷山之前和他的交谈,让他知道了,苏江省委的内部有有些不和谐声音,其中省长和省委副书记为首的一派虽然对于周岷山还没有造成多大的威胁。

????但是这种威胁已经足以让周岷山有些担忧,不过周岷山说到这个的时候也是轻描淡显的带过,他肯定不可能让李天舒这个小辈看不起的。

????周岷山对于苏江的局势掌控还是非常的到位的,这个时候李天舒觉得,袁同斌不动则还罢了,一旦要是动了自己,周岷山完全就是有理由让袁长青乖乖就范。

????至于周岷山到底要用在什么地方,这个不是李天舒关心的话题,李天舒现在最为关心的就是袁同斌到底是动还是不动自己。

????孙怡柔是袁同斌的女朋友,作为老同学,这一次李天舒并没有去刺激袁同斌,从而把袁同斌引入自己的圈套,而是选择了另外的一种不同的方式。

????那就是等待,如果袁同斌真的能够照顾孙怡柔的情面,那么实际上就是等于给自己的父亲一个台阶,如果不能的话,袁长青在省委就要陷入莫名的被动之中。

????一个商人,竟然能够诬陷一个省的省委组织部部长,这个显然是非常的严重的。

????而且李天舒还是鄂北省委的组织部长,还不是苏江省委的组织部长,兄弟省份之间互通有无是很正常的。如果这个时候李天舒出了事情,那就不简简单单的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两个省份之间的问题了。

????孙怡柔在一旁让袁同斌撒手,因为她觉得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的男朋友的原因,以后自己还怎么见这些同学呢?袁同斌则是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这么做。

????袁同斌这个人有头脑,但是有些时候还是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这个人比较喜欢表现,尤其是在自己的女朋友面前,每一个男人或许都有这样的**。

????李天舒扶起陈婉茹道:“婉茹,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站到后面去,下面的事情让我来吧,疯子,你照顾好婉茹,等这件事完了之后,我们一起到婉茹家中去看一看……”

????陈婉茹小声道:“李天舒,这件事情我知道你要帮我,但是这些人都是达官贵人,咱们是斗不过他们的,他们都是大官。”

????李天舒笑着道:“大官怎么了?大官也得讲究个道理。”

????李峰急道:“天舒,你脑子是不是坏了,你跟这些人讲道理?他们要是跟你讲道理的话,刚才那个庄部长就不会那么说了,很明显他们是想要栽赃啊。”

????李天舒道:“你带着婉茹先坐在那边,我就是要看看他们怎么栽赃的。”

????李天舒他们说话的声音比较小,听到的人不是很多,现在有很多人在看热闹。

????袁同斌轻声咳嗽了一声,吸引了很多的注意力,袁同斌笑着道:“李先生,只要你跟我们道个歉,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至于那钱,只要你还给庄部长的朋友,我就只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袁先生,我想问你一下,事发的经过你亲眼看到过?”

????袁同斌一愣,他不明白李天舒为什么这么问,袁同斌道:“我当然没有看到,不过现在从庄部长的证词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件事情其实就是那么回事。难不成你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李天舒冷笑道:“既然你没有看到,你为什么让我们给他道歉?我凭什么给他道歉?做错事情就要付出代价,我本以为他已经知错悔改,显然看来,他显然没有这个觉悟,作为一个地级市的组织部副部长,这样两面三刀的同志,怎么能够选拔和重用人才?我对苏江省委组织部的眼光也产生了质疑。”

????众人都是愣在那边,被李天舒说的一愣一愣的,袁同斌放声大笑道:“呵呵,怡柔啊,你的这位同学我发现越来越有意思了,人家都说做戏要做全套,死到临头了,竟然还跟我这么的嘴硬……”

????孙怡柔急道:“李天舒,你发什么神经啊?你跟他们道个歉不完了么?”

????段云云也在一旁道:“是啊是啊,你跟他们道个歉不完了嘛,怡柔,你去跟你男朋友说说,咱们好好的一个同学会,你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李天舒道:“我是想跟他们道歉,但是道歉也得有个说法,如果我们做错了,我们自然会去道歉。陈婉茹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你们难道还不清楚吗?陈婉茹的儿子得白血病,他们家是什么情况我相信你们应该了解的比我清楚。孙如夏……”

????“什么事?”孙如夏贸然被李天舒这么一喝,还真是有些慌张。

????“你应该是我们同学中混的比较好的了吧?一个白血病手术的钱对于你来说,恐怕就是几顿饭钱的事情吧?可是你明明知道陈婉茹家已经到了那种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你却没有任何伸出援手的意思,我想请问你,这就是你在乎的同学之情么?”

????李天舒大声的喝道,显然对于孙如夏他的好感正在不断的降低。

????孙如夏被噎住了,脸色有些红,其实不给陈婉茹钱也没有什么,但是李天舒说的这个话让他没有地方站,的确有些时候请人吃饭,一桌饭吃了七八万块钱也是正常的事情。

????孙如夏的面色有些涨红道:“我……我有那个义务么?”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是,你是没有那个义务,如果说之前在他们那个厅里面发生的事情,你做了缩头乌龟,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你害怕这个人报复你。可是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你不觉得作为同学,你应该伸出援手么?陈婉茹当年在学校的成绩你也应该是知道的,就算是你现在先给他们钱,让他们治好他儿子的病情,她无偿给你打工也不是不可以的,变通的方法难不成你都不想一下么?”

????孙如夏被李天舒说的有些脸通红,李天舒继续道:“在座的各位同学,我也是今天才听李峰说的,呵呵,我真的为有些同学感到脸红,如果没有能力也就算了,有能力你都不去帮助自己的同学,那你为什么还要组织这样一个同学会?你真的是为了同学的情谊?我对此持有的是怀疑的态度。”

????“陈婉茹是我们的同学,更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之前我的确是让庄部长的朋友赔钱了,我知道陈婉茹同学最缺的就是钱。他们也是同意赔钱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也的确说过我认识周书记……”

????“那你到底认识不认识周书记……”袁同斌阴沉的看着李天舒。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这个跟这件事情本身有任何的关系么?难不成我认识周书记要这个钱就不为过?不认识周书记拿这个钱就是违法?”

????“你……”李天舒的话让袁同斌有些哑口无言,李天舒呵呵一笑道:“我对今天的同学会很是失望,我失望的是进入了社会,你们的情谊已经单薄如纸,没有丝毫的情谊可以诉说,就算是今天他们不赔偿一分钱,那么我也会拿出钱来替陈婉茹的孩子看病,这个就是作为一个同学最基本的,当然,前提是我有这个能力。”

????李峰道:“我陆陆续续的给了婉茹差不多八万块钱,您也知道的,我做生意亏了一次,现在急需资金周转……”

????陈婉茹的眼泪一直不停的留着,不停的点着头,李天舒的话其实也是她想要说的,她不是没有开过口,因为她们家现在真的是太难了。

????她希望这个时候能够有同学伸出援手,她能够还这笔钱,或者说她可以还的更多,但是现在她缺少的是时间,正如李天舒所说,如果孙如夏真的拿出这一笔钱的话,她可以无偿的给孙如夏打工,她真的可以。

????可是除了李峰等少数几个人之外,基本上没有人给陈婉茹伸出援手。

????孙怡柔其实也是听说过这件事情的,不过陈婉茹并没有向她开口,因为陈婉茹以为孙怡柔没有工作,而且最主要的是,上学的时候孙怡柔的家境就不是很好。

????孙怡柔感觉脸上是火辣辣的,这种火辣辣是被李天舒给说的。

????李天舒的话,向一把匕首一般的插入了他们的心脏,让他们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看着陈婉茹那撕心裂肺的样子,众人都是沉默的低下了头,此刻的他们并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才好。

????场面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只有陈婉茹的哭泣声,一场同学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是谁的责任?或许并不是任何人的责任,进入了社会,有着很多的无奈,人到中年,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是那么的幸福的。